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典藏 >

恒山堂记

时间:2013-05-13 16:53来源:春秋 作者:滹南遗老 点击:
恒山堂记
真定,古名镇,形势雄壮,冠于河朔。其府署规模适相称副,而恒山堂宏丽特出,又为之甲焉。堂广七楹,其髙九仭,望之欎欎,如翚斯飞,俯瞰北潭,偹诸胜槩。求其经始于何代,与夫主名之为谁,则图志无传。近世沈括言潭园初号海子,未可  观。逮王镕治之,遂可图画斯堂,或者亦出于其时乎?而呉中复咏行宫,以为宋祖征刘承钧常驻跸于此,故老或云,堂即宫之南门,而卒莫能详也。其在金国,率王侯贵戚处之,例事豪奢,务加増饰,故益以完羙。毎府僚宴集其上,绮罗照野,丝管沸天,游人指点咨嗟,邈在仙境,诚一邦之伟观也。兵火之余,署舎尽废,独堂在焉,而岁月既深,寝至頺弊。大元乙酉中,万户史公实来,公以妙龄贵显而居,具庆之下,日思所以奉二亲之欢,谓可以偹燕息而资观覧者,莫若堂也。由是特为之作新,易腐朽,补罅漏,支持欹倾,凡当营理者,靡不及之。盖期月而后毕,则大飨宾客,称觞为寿,以落其成,而遣使致书属予为记。噫,予去国三十年,白首归来,时移事改,田庐乡井殆不可复识,追惟曩昔渺如隔生,岂知尚有恒山堂耶?夫物之盛衰,其极必反,废兴成毁,相寻于无穷,盖理之常然而不足怪,然皆有数存乎其间。自丧乱以来,繁华共尽,崇楼杰观莫不化为虚空,如斯堂者絶无仅有,固已幸矣,而复为有力者新之,宛然旧物,阅世自如,岂可谓偶然哉?抑此不足论也。予闻之有非常之功者,必享非常之福。公上将之才,膺方面之寄,定乱措安,泽被于生民甚厚,功孰大焉。宜其穷侈羙极,尊荣快意一时无不可者,頋乃自安于俭陋,而致羙乎其亲,贤于众人远矣。是则不可以不着,且予平生欲一登堂临眺,而竟不果。今既辱公,知当得预宾席之末,因之寓目以偿夙心,亦残年之一适也,于是乎书。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