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马可波罗游真定 纳新河朔来访古

时间:2013-05-02 20:17来源:石家庄电视台 作者:梁勇 点击:
马可波罗游真定 纳新河朔来访古

石家庄电视台《石话实说》栏目

71.马可波罗游真定  纳新河朔来访古
上次我们说了开凿冶河入洨河的维吾尔族清官哈珊、大食国来的真定瞻思和维吾尔人脱烈海牙,三个落籍真定的西域名人的事迹。
今天,我们要说两个游历真定的外籍名人。他们是谁呢?
我先不说他们的名字。而先从真定城说起。
公元1286年的夏天,一个30多岁的意大利人来到了真定。
他的到来,当时并没有引起当地人太多关注,因为元朝的真定,已经是一个有十万人的国际开放的大都市。这里居住着许多外国人。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意大利人后来的一本书,让真定名扬世界。这就是后来被称为东方三大游记之一的《马可波罗游记》。
所以,今天我们要说的第一个名人,就是马可波罗。
马可•波罗是世界著名的旅行家。1254年生于意大利威尼斯一个商人世家。
马可波罗的祖父有三个儿子,二儿子尼哥罗•波罗,是马可波罗的父亲。
马可•波罗小时候,他父亲和叔叔到东方经商,到元大都(今北京)朝见过忽必烈,带回了大汗给罗马教皇的信。马可•波罗听父亲他们讲东方旅行的故事。一定要跟父亲和叔叔到中国去。
1271年,马可•波罗17岁时,父亲和叔叔拿着教皇的复信和礼品,带领马可•波罗与十几位旅伴一起踏上了到中国的旅程。他们从威尼斯进地中海,横渡黑海,经两河流域来到中东古城巴格达,从这里到波斯湾的出海口霍尔木兹去乘船直驶中国。然而,这时却发生了意外事件。
他们在镇上买东西时,被强盗盯上了,强盗在他们晚上睡觉时抓住他们,分别关押起来。半夜里,马可•波罗和父亲逃出来。找来救兵时,强盗早已离开,除了叔叔之外,别的旅伴不知去向。
马可•波罗和父亲、叔叔来到霍尔木兹,等了两个月,也没遇上去中国的船,只好改走陆路。
他们从霍尔木兹向东,越过伊朗沙漠,跨过帕米尔高原,跋山涉水,克服了疾病、饥渴,躲开强盗、猛兽侵袭,来到了中国新疆。
他们继续向东,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来到敦煌,瞻仰了举世闻名的佛像雕刻和壁画。经玉门关见到了万里长城。最后穿过河西走廊,终于到达了元上都开平府,在今内蒙古正蓝旗东北闪电河北岸。这时已是1275年的夏天,他们离开祖国已经4年了!
马可•波罗的父亲向忽必烈呈上了教皇的信件和礼物。大汗非常赏识年轻聪明的马可•波罗,和他们一起到了元大都北京,请他进宫给皇室讲述沿途见闻,留他们在元朝当官任职。
马可•波罗很快就学会了蒙古语和汉语。但从他的游记来看,他只学会了蒙文,因此,使用的地名都是蒙文。他奉大汗之命巡视各地。先后到过河北、山西、陕西、江苏、浙江、福建等13个省市区,还出使过越南、缅甸、苏门答腊。他每到一处,总要详细地考察当地的风俗、地理、人情。回到大都后,详细地向忽必烈汇报。
又过了17年。1292年春天,马可•波罗和父亲、叔叔受忽必烈委托,护送一位蒙古公主嫁到波斯,就是伊朗去成婚。他们趁机向大汗提出回国的请求。大汗答应他们转路回国。
辗转3年后,他们终于回到了阔别24载的亲人身边。他们的见闻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他们从东方带回的无数奇珍异宝,一夜之间使他们成了威尼斯的巨富。
1298年,马可•波罗参加了威尼斯与热那亚的战争,不幸被俘。在狱中他遇到了作家鲁思梯谦,于是便有了马可•波罗口述、鲁思梯谦记录的《马可•波罗游记》。
《马可•波罗游记》(又名《马可•波罗行纪》、《东方闻见录》),激起了欧洲人对东方的热烈向往,对以后新航路的开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同时,西方地理学家还根据书中的描述,绘制了早期的“世界地图”。
 《马可•波罗游记》记载了什么内容呢?这部游记共分四卷:
第一卷记载了马可•波罗从威尼斯出发到元上都东游的沿途经历和见闻。
第二卷记载了忽必烈及元大都的宫殿,都城,朝廷、政府、节庆、游猎等事;从大都南行到杭州,福州,泉州及等地的见闻;
第三卷记载出使日本、越南、东印度、南印度、印度洋沿岸及诸岛屿的经历和见闻;
第四卷记成吉思汗后裔鞑靼宗王的战争和亚洲北部。
每卷分章,每章叙述一个地方或一件史事,共有229章。书中记述的地名达100多个。
那么,在这部享誉世界的《马可•波罗行记》中,有多少关于石家庄一带的记载呢?
在这部书的第59章中,以精美的语言描述了他从汗八里元大都南行的见闻。他说:“沿途皆见有美丽的施舍,就是驿站、美丽的葡萄园、美丽田亩及美丽水泉”。从汗八里行一日,“抵一大而美丽之城,名曰涿州。
南行4天,到达哈寒府,就是真定府。“哈寒府是一贵城,居民多是偶像教徒(信仰佛教、道教),人死焚其尸。他们是大汗的臣民,使用大汗的纸币,就是至元宝钞。
在真定府平山县,后来真的出土了元代至元宝钞的铜版,他是元王朝印制钱币的原版。
马可波罗还说:这里的人“持工商为生。盛产丝织品,能织金锦丝纟罗。其额甚巨。此城领治一广大地域,所辖环墙之城及村镇甚多。”就是建有城垣的城市很多。
“城南有一大河绕城而过,大量商品由此沿水路运往汗八里。因开掘众多运河,此城和汗八里河川相连,交通便利。有甚多道路分向各省,路名即以所趋向之省为名。此诚为极聪明之计划”。大概就是去哪里的叫什么名,譬如到太原路、顺德路、济南路。
他说,“城内尚有若干基督教徒,置有教堂一所”。可见,真定在元代就有了基督教堂。
对于沿途道路的行道树,他说:“大汗命于道旁植树,每树相距数步。树长成甚高。自远处可以眺望,昼夜不致失路。无人居之地,路旁也植林,为旅行者之便利,所有可行道路,两旁皆植树”。?
对沿途驿站馆舍,他记道:“每驿房舍,宏大华丽,内备床铺,皆以绸缎制成。所有必需之品无不俱全。既使国王寓此,也必觉其安适。上述馆舍供帐、饮食等,自需大量员工执役”。?
《马可波罗游记》记载的哈寒府,真的就是真定府吗?
以前,关于“哈寒府”是不是真定的争议很多。有人说可能是河间府。
所幸的是,元朝真定府,在元氏县留下了一通用八思巴文和汉字刻立的圣旨碑,在汉字“真定路”对应的八思巴文,就是“哈寒府”。
由此,这种争议不攻自破,同时让越来越多的外国人了解了元代真定的繁荣和昌盛。
《马可•波罗行记》记载的景象,反映了元朝前期真定在汉族政治家史天泽和维吾尔政治家哈珊等人治理下经济繁荣的历史场景,而且也为中外关系史留下一笔珍贵资料。
   第二个人物,也留下了一部重要的著作《河朔访古记》。他就是元代学者纳新。他也是一位为在元朝做官的西域人,原名葛逻禄乃贤。清代译为郭啰洛纳新。
纳新,字易之,祖先居住在阿尔泰山西巴尔喀什湖一带,元初他随哥哥做官,定居浙江鄞县,任浙东东湖书院山长,后授翰林国史院编修官。
至正五年,纳新从浙江渡淮河,访古于黄河流域及北方。特别注重对古代城郭、宫苑、寺观、陵墓等遗迹的考察,搜求古刻名碑,结合实地调查,核验文献,加以考订,是一个了不起的学问家。他著的《河朔访古记》16卷。明初收入《永乐大典》。清乾隆间修纪晓岚编纂《四库全书》时从《永乐大典》中辑出130余条,整理成三卷,由武英殿聚珍版印行。
这部书与我们石家庄有什么关系?我们看看他的内容,就知道何等重要。
这部书中现存内容中,记载常山郡的,就是石家庄市范围内的内容60条,大名府魏郡,属于邯郸市的43条,属河南的29条。
譬如说,元朝以前的真定城什么样?
谁知道呢?我翻阅了20多年的历史文献,考证唐代真定城有牙城、内城、外郭,还有水碾门。但是宋元时期织锦院、欧阳修的办公楼、史天泽的府第在哪里?真定隆兴寺、文庙门前,为什么建造汉白玉的桥?真定人俗说的“九桥不流”,是否符合历史,下面是否有水?这些问题,好好读读纳新《河朔访古记》,就全都明白了。
纳新说:“真定路之南门,曰阳和。其门颇完固,上建楼橹,以为真定帑藏之巨盈库也。”说的很明白,阳和楼是真定内城的南门,上面是钱库。
左右双门而没有门栓,因为是内城之门。通过而已。
这说明真定城原本有三道城,牙城、内城、外郭。
阳和楼的左右挟二瓦市,优肆、娼门、酒炉、茶灶、豪商大贾并集于此。大抵真定极为繁丽者,盖国朝与宋约同灭金,蔡城既破,遂以上地归宋,人民则国朝尽迁于此,故汴梁、郑州之人多居真定,于是有故都之遗风焉。”
还有,“真一泉。真定路府治西街,居民舍下有一井,极甘美,曰“真一泉”。金章宗尝取惠山泉与此水较之,其味大胜,章宗因曰:“真一润二。”遂以名其泉云。
济南人都夸耀趵突泉为第一泉,惠山排名第二泉。可是按照纳新的记载,这天下第一泉原来是真定的真一泉。惠山为第二泉。
我在前面讲过刘秀皇后郭胜通家故居。藁城的石黄高速两侧的台西、故城、内族这三个村子与郭皇后家族的关系。九门故城附近的元朝名将董俊家族聚居地。
赵州西壁营与安济桥南的十万垒。
元氏县封龙山南麓的修真观和徐童树。
赵州城中东门内的柏林院;纳新都有记载。
他都把历史人物、历史典故与元代地名进行比照,引经据典和碑刻实物进行印证,做了详细考证。就是当地的学者,也没人如此严谨的做过学问。史料价值和学术价值非常珍贵。
他还记载:“玉华宫,在真定路城中,衙城之北,潭园之东,是仁宗皇帝奉安之地。……广殿修庑,金碧辉映,宏壮华丽,”可与皇宫媲美。
他还说:“临济寺。在真定府城中,定远门东街,飞云楼之东。说明当时真定内城临济寺西侧建有一座叫飞云楼的建筑。
他还记载元朝真定织锦院绣女局的位置:
   “真定路城中,开元寺后,绣女局内,唐清河郡王李宝臣纪功碑一通。其碑极高大,永泰二年立。《类要》云:“李宝臣纪功二碑,一在真定府治东三十步,即此碑也;一在府西一十步,大历三年立。今在居民房屋土底,常有人掘见”云。 可见,当时织锦刺绣的绣女局,就在开元寺的北面。
他还说:“开元寺后,绣女局内,复有钜碑埋土中,止露碑首,长及丈五。题曰:“王武俊碑,贞元五年立。”但是,他又说“文字皆不可考。”《类要》云:“王武俊碑,去真定府治东门二十步。”即此碑也。
纳新记载着这个残碑位置,正好是2000年发掘出安重荣残碑的地方。或许在元朝人们就发现过这通残碑局部,但没有全面发掘,所以推测是王武俊的碑刻。
对于史天泽的府第,他说,“在子城西(就是牙城西侧),黑军营北。黑军营,就是史天泽的史家军。第中有静治堂、青樾楼、景光亭、江汉堂”。这些建筑,都是真定的标志。
历史应该感谢马可波罗记下了他在真定的见闻,更应该感谢纳新,详细记载并考证了当时河北的名胜和文化遗产,填补了正史的许多空白,为后人了解城垣建筑、名人遗存、碑刻寺院,提供了可信的史料。
这正是:马可波罗游中华,哈寒贵城写芳华。
纳新访古阅河朔,滹沱河畔留佳话。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