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历史 >

史可法浮山寻师踪

时间:2006-05-13 16:59来源:春秋 作者:史可法【明】 点击:
史可法浮山寻师踪
千里过师从席忱,一身报国托文章。——史可法
 
黄花凋零,山瘦草枯,得得的马蹄声和着萧瑟的秋风,一队六、七人组成的士骑,傍着河道,自北向南、望着远山而来。那一条河床开阔,河水枯涸的河道,叫麻溪河;那群峰竞秀、奇岩怪石的山峦叫浮渡山;那被拥在一队马骑当中武官模样的人,被唤作“史御史” ,名叫史可法。史可法(1601—1645),字宪之,号道邻,明末河南开封人,崇祯进士,初任西安府推官(掌勘问刑狱),累迁右金都御史,升任南京兵部尚书。
 
这是深秋的一个午后,公元1638(明崇祯十一年)年。一年前的三月,一群“流寇毛贼”围困安庆,震惊了明廷南都(今南京市),为牵制并打击农民起义军的军事进攻,七月,史可法被提升为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安庆、庐州、池州、太平四府,并统辖临近的河南、湖北、江西部分州县,开府六安。
 
转眼间,史可法已是开府六安的第二年了。这一年,安徽江淮地区发生了一场罕见的灾情。初夏时节,阴雨绵绵,连月不开,上涨的河水淹没了广袤的农田,摧毁了大片的房屋,而后又是一场瘟疫,百姓居无定所,四处逃荒流浪。秋天,又发生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干旱,河塘枯涸,田地龟裂,才种到土里的禾苗全都枯焦,一片荒凉萧条的景象。
 
兵荒马乱,天灾人疫,奸佞当权,官场黑暗。史御史开府六安、巡抚四府,一方面召集***、救济灾荒、兴修水利,另一方面体恤民间疾苦,减免赋税、惩治贪腐。此间,他几度带兵往返于桐城,只要有时间,总是抽空去左公府上,问候太公太母,去堂上执弟子礼,拜见左公夫人,拜谒啖椒堂,祭扫左公墓,寻访枞阳浮渡山。这左公是谁?正是当朝著名的“铁骨御史”左光斗。
 
 
左光斗
 
左光斗出生在浮山东面十余里的左岗大朱庄,因一生钟爱浮山,自号浮丘(浮丘即浮山)。浮渡山因四面水汇、群峰竞秀,素有“江上绿叶”、“海上蓬莱”之誉。左光斗写有多首《浮山诗》:“五载浮山路,经过复此隈。”“未卜吾庐处,偏怜此壑宜。”。斯人已乘黄鹤去,名山浮云空悠悠。恩重如山,寸草有情。如今,史可法傍霍丘、过龙眠、越菜籽湖,远道而径至浮山,带着乱世的悲怆与灾年的苍凉,寻访恩师踪迹。
 
总不能忘记,与先生的最后一面。在监狱中。熹宗天启年间宦官当政,左光斗因东林党案被阉党魏忠贤陷害,被关在监狱里,遭受炮烙的酷刑,命在旦夕。史可法想方设法去探监,都不得其门,后来还是买通了一个狱卒,伪装成一个到监狱里面捡破烂、捡垃圾的人,才混了进去。只见左公席地依墙而坐,面目焦烂,左膝以下筋骨都被打断了,还戴着脚镣手铐,史可法一跪倒地,抱着老师呜咽悲泣。左公已听出是学生的声音,但双眼因受刑无法睁开,他努力用手扒开眼眶,双目炯炯有神,灼灼发光,怒斥学生道:“小子,这是什么地方,你还敢来此!国家已坏到这个地步,我老头子反正是一死了之,你却不知轻重而忘了大义,将来天下大事还有谁来继承?再不快走,不用等到奸人来陷害你,我现在就结果了你!”说罢,他便摸索着地上的铁链,做出要投掷的模样。史可法看老师这么震怒,一声都不敢吭,赶紧退了出去。作为一个老师,已经身陷于九死一生,看到这么亲的学生来探望,第一个念头想到的竟不是自己,却想到的是国家的安危,想到的是学生的安全,更想到的是后继有人,这是何等胸怀和胆略?知遇提携恩师意,言传身教良苦心。每每回忆往事,史可法都热泪盈眶,感叹先生的五脏六肺真是钢铁铸成的啊……
 
史御史与一班人在金谷岩西侧的树旁下身栓马,好大一棵千年银杏。过紫霞关,转首楞岩,径直登上妙高峰。
这里是浮山第一峰,一峰擎天如鹤立群,四面数峰相拱朝来。史御史居高远眺,目极千里,眼前群山叠叠,山水交错,村落点点,陆地无边。他油然想起耳熟能详的诗作,正是先生吟咏浮渡山的诗句:“好山围四面,曲水绕千池。”“芙蓉当面出,岚气绕舆来。”他念念有声地吟哦着,眼前恍惚晃过先生的峨冠长衫,仿佛在吟哦的正是先生。
先生,你在哪里?高山无语,空谷回响。近前的山坡上,枫叶正红,如胭如血,一股悲凉之气在心中升起,瞬间就泪眼朦胧起来……
先生,你在哪里?山风瑟瑟,松涛阵阵,如泣如诉。
山峰上一处偌大平整的石墩,史御史询问信步走来的一个看山人。原来叫“点将台”,是元代末年陈友谅扎寨浮渡山,指挥兵马之处。史御史走上石墩,想象面前无数的将领正整装待令。
“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折,国恒亡。”耳畔响起孟子的话。适值国势衰微之际,朝野内讧,外患虎视,农民起义席卷全国,大明江山危在旦夕,大厦将倾。生不逢时,时不我待,大丈夫志在国家,史可法忧心忡忡,矢志报国,力图振兴国运。“先生之灵在上,宪之我(史可法)誓为国尽忠职守,决不负志!”他喃喃自语道。少顷,他走到一块顽石旁边,抽出宝剑,奋力砍下去。只见火花迸溅,又“哗”的一声,一块石头从顽石中分身而出。
“哗”声发出山谷中回响,遏住闲云。浮山作证,顽石作证!
在以后的岁月里,史可法担任很多国家的要职,经常带领军队在外防守,时刻不忘恩师的遗志。崇祯末年,张献忠造反,史可法时任凤庐道,在那一带防御,一有情况,便几个月不睡觉,而让士卒轮流休息。他挑选十个健壮的军士,每二个轮换一次,与他一起蹲坐在军帐外守候。寒夜里站起身来,盔甲上的冰凌落地,铿然有声,他也不愿意去睡觉。他的士兵看了以后心里很不忍,说大人您假如这样继续下去,身体一定会受不了。史可法就回答士兵说,假如我去睡觉,刚好这个时候敌兵来犯,国家受到损害,那我是对不起国家,更对不起我的老师。
 
“千里过师从席忱,一身报国托文章。”往日的豪情壮语,时刻在耳边回响。六年后,史可法在南京拥立福王,加封大学士,称史阁部,以督师为名,使守扬州,严词拒绝清朝多尔衮的诱降,坚守孤城。又次年,清军南下,史可法领导军民坚决抵抗,城破,自杀未遂,被清兵抓住,忠贞不屈,惨遭杀害,衣冠葬于扬州城外的梅花岭。昆曲《桃花扇》里面有史可法率兵于梅花岭下“誓师”一段:史阁部令三千人马,一千迎敌,一千内守,一千外巡。言上阵不利,守城;守城不利,巷战;巷战不利,短接;短接不利,自尽。面对清兵的入侵,史可法表现出的民族气节,让今人叹为观止,可堪告慰恩师的在天之灵。
 
左光斗                                 史可法撰写
 
左光斗(1575~1625) 字遗直,一字共之,号浮丘。别命左遗直、左共之、左浮丘.。明桐城人,其父左出颖颖生九子,名为光霁、光朝、光前、光啟、光斗、光裕、光先、光明、光弼。光斗排行第五。。明朝官员,也是史可法的老师。因对抗大宦官魏忠贤,下狱,死。弘光时平反,谥为忠毅。本文为史可法为光前写的传记。
先生讳光前,字继之,号还贞。其先泾县人,祖匡正,佐唐有功,封忠顺王,庙食于泾,世世贵显不替。国初,徙家桐城故为桐人,而其祖墓犹在泾治,先生为 “封少保碧衢公”三子,吾师忠毅公同怀兄,封少保生九子,俱高文,行时有九龙之目,而孝友如先生,则与忠毅公之忠并垂不朽者矣。先生幼笃孺慕依,依父母侧,虽秉栗之微,不先献不食。既长,偕诸兄弟课艺。封少保治家事性慷慨,不务织,啬及食,指日繁颇。不胜其劳,然不欲于九人中独委一人也。先生微窥其意,以间跪请曰:“有兄若弟,治经下帷,发愤以成亲志,儿愿为析薪之荷,代吾父服厥事,庶儿心得安,而诸兄弟亦可嚮学矣”。封少保领之,先生爱弃制举业以家督自任,凡所规画,一一悉当封少保意。诸弟之成长者,为之婚娶,经理其家食;岁制冬服,诸兄弟皆完好,而自拥敝絮于衣中,封少保觉而怜之。资用间有不足,虽祁寒盛暑,不惮奔走,拮据然,于父母昆弟之前必故为恬愉状,惟恐或知其匮也。先生治外,配周孺人治内,闺门肃若朝仪;封少保因得悠游林下,日与所亲为诗酒之会,每语人曰:吾有替人,吾无事矣。诸兄弟感先生友爱,益励于学,自忠毅公成进士,诸弟相继登科第膺岁薦,余皆名垂胶庠,实先生有以成之。封少保易箦时犹言:吾三男某者,诚孝子也,以一身,上代两尊人之劳,下供八兄弟之读。忠毅公尝于京师寄先生书亦有此两语云。是天启间忠毅公罹党祸,罢归已,而党复矫旨逮击,缇骑至,忠毅公从容就栏车,先生欲与俱,无何太夫人病,先生不忍离,乃捐资托所厚中表周君随之京师代为周旋,洎太夫人病良愈,先生即白二亲,徙步都门至,则忠毅公已致命狱中矣,先生痛哭几绝,复勉强自持,间闗数千里护棺南归,倍极艰辛,甫至家复苦坐贼追偿。封少保恸其至,废寝食。先生悯忠毅公之冤,不忍诬陷累藐孤且重贻老亲,忧,于是售产称贷鬻闺中簪珥,无已,则又率诸族党相助有差,会今上御极轸念遗忠,先生复资藐孤伏阙讼冤,得邀恩赐,祭葬建祠,荫子予三代,诰命封少保封夫人,犹及见之顾念诸孤贫困益甚,先生曲体亲心抚孤侄犹己子,是以封少保遗命为忠义,子孙宜世识之,不可忘也。夫孝莫大于养,志先生之友于兄弟孰非先生之善于养志乎,惟其孝亲之心根于至性故,积中发外,有不自知,其感应鬼神者当赴金陵,舟行百里外,闻封少保得寒疾,先生即返棹,为风所阻,焚香默祷,顷之风顺抵舍。嗣封夫人患嗽,医用梨汁和剂,非其时,遍求不得,先生攀树悲号,适远人携数枚至,购之不肯售,先生跪语之故且厚酬之,乃得进药而病安,人以方之卧冰泣竹之诚云,封夫人之殁也,先生哀毁致疾,未几,封少保归世,血泪殆尽,不以老故废礼既踰,月,病至危笃,家人劝就寝食,先生坚卧苦块,不忍离一日,召家人诀曰:吾夜梦侍父母侧,甚欢,吾其相从于九原乎。寻整巾端坐而逝,时崇祯戊辰十二月二十五日也,年五十有九。呜乎先生可谓终身慕父母也已。
 
赞曰:左氏自周以来为著姓,稽之谱牒,代有闻人矣。其派衍江南者若忠顺之翊戴兴王忠毅之匡扶社稷何后先济美也,古云:求忠臣于孝子之门,假令先生移孝作忠,讵不与忠毅同昭日月哉。其所以成忠毅之忠者,已见其孝友之施于有政也。法忝忠毅公门下士,侧闻长者懿行,今奉命皖江,过桐,展拜师祠,诸子弟布状请余为传。夫先生恭俭廉让,娴睦任卹之谊状所详述,余不暇述,第略举大节俾后人知左氏忠孝萃于一门,子孙世嚮之源远而流长焉。
 
赐进士出身,诰授光禄大夫东阁大学士世愚侄史可法顿首拜譔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