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评论 >

深入到历史的表象背后

时间:2011-11-11 00:00来源:春秋 作者:文远 赵莲娣 点击:
深入到历史的表象背后

作者:文远 赵连娣

在二十四史中,《宋史》以卷帙浩繁著称,在史料剪裁、史实考订、全书体例等方面存在许多缺点,在二十四史中有繁芜杂乱之称。《宋史》“以宋人国史为稿本”。宋人国史记载北宋特别详细,南宋中叶以后“罕见记载”,《宋史》依样画葫芦,显得前详后略,头重脚轻。在《宋史》中,还有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如一人两传,无传而说有传,一事数见,有目无文,纪与传、传与传、表与传、传文传论之间互相牴牾等等。
 《宋史·史弥远传》载:“弥远既诛韩侂胄。相宁宗十有七年。迨宁宗崩,废济王,非宁宗意,立理宗,又独相九年,擅权用事,专任憸壬。”《宋史·宁宗纪》载:“函侂胄之首,行成于金,国体亏矣。既而弥远擅权,幸帝耄荒,窃弄威福。至于皇储国统,乘机伺间,亦得遂其废立之私,他可知也。”因而,数百年来史弥远所作所为给人的印象就是:诛侂胄,废济王,立理宗,专任鹰犬,贬逐君子等擅权为恶的奸佞之事。
 《宋史》具有以往封建史书所没有的特点,这就是它始终遵循的基本思想是程朱理学。在《宋史》的修撰中,起主要作用的那些人物,都是道学的信奉者。编者欧阳玄为《宋史》定下的体例和他所撰写的论、赞、序以及进宋史表,都集中地贯彻了道学的思想。史美珩先生在研读《宋史》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歪曲历史真相的问题,随着研读的深入,史先生在对比、研究诸多史料书籍的过程中,发现《宋史》的这种现象并不是“个别”现象,一般性的谬误。《宋史》为了把当年道学宗师真德秀的政敌史弥远说成“奸相”,不但掩盖了史弥远领导南宋军民进行了长达八年抗金的功绩,也歪曲了“废济王、立理宗”的历史真相,而且把史弥远在理宗朝为相九年、辅助理宗做好方方面面工作的历史记录几乎全部尘封。
 史美珩先生从1994年开始,耗时十余年,研读了大量有关南宋历史的书籍,他对历史资料穷本溯源,深挖细究,用对照比较的方法,认真分析思考,力求找出历史的真相。
《是奸相还是能臣:史弥远历史真相研究》一书2010年底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部关于研究与探索南宋宰相史弥远是“奸相”还是“治国能臣”问题的学术性专著。该书作者史美珩先生是浙江东阳人,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长期从事哲学教育与古代兵家韬略研究,是浙江大学资深教授,著有《古典兵略》《王霸兵略》等著作。
《是奸相还是能臣:史弥远历史真相研究》一书最大的特点是冲破了人们习以为常的“以论带史”的藩篱,坚持“论从史出”的原则,从真实的历史出发引出相应的结论。史美珩先生采用主题结构的形式,把该书共分成七个篇章:《家世篇》《诛韩篇》《抗金篇》《立理篇》《行政篇》《探谬篇》《杂议篇》。每一篇都可作为独立的篇章,紧紧围绕史弥远是奸相还是治国能臣这个中心问题展开议论,旁征博引,鞭辟近里,入木三分,说理透彻深刻,切中要害,令人信服。给人们展示了一幅南宋王朝的宏大画卷,不但拓宽了人们认识南宋历史的空间,而且也正确评价了史弥远独相南宋王朝二十六年的功过是非,还原了史弥远作为历史人物应有的地位。
 在《诛韩篇》中,史美珩先生针对史学界认为史弥远是奸相的主要根据之一,即说史弥远以阴谋手段杀害韩侂胄、函首于金、签订投降卖国的“嘉定和议”说法,史美珩先生以史实为依据,从《宋史》《金史》《续编两朝纲目备要》《齐东野语》《四朝闻见录》《续资治通鉴》《癸辛杂识》《中国通史》《四库全书集部攻愧》等历史书籍里找出依据,从各个角度用对比来讲清道理,辨别是非。从各个层面说明韩侂胄当时所处的形势,由是皇后、皇子、士大夫、三军、四海万姓皆怨,可谓怨声载道,正如其一个老馆客说:平章(侂胄)家族危如累卵。”从韩侂胄领导的宋军不宣而战到金兵大举反攻,就连韩侂胄生前也曾八次派人赴金营求和。金提出“称臣、割地、献首祸之臣”等条件。诛韩侂胄,史弥远只是宁宗密旨实施者之一。函首于金是宁宗三次御批,要满朝文武讨论,最后文武百官一致主张函首至两淮,宁宗才下旨开棺取韩侂胄之首赴金。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段若非先生在该书的序中认为:“战”与“和”的是非判断,作为国家战略决策,应根据当时的情势决定,以对人民有利还是不利为标准,而不能以主观好恶为标准。史美珩先生还从当时宋室的国力、政治、经济、军事四个方面的形势,列举大量的事实,说明开禧北伐战争不能再继续打下去。丧权辱国的嘉定和议是宋室不得已而为之,是权宜之计。因为,嘉定十年金人入侵,宋军迎头痛击。这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一直打了八年,打得金军“十不一存”,直到金主单方面宣布“再不南伐”为止,结束了南宋一直对金求和的屈辱历史。
 废济王、立理宗,擅自废立是史学界认为史弥远是奸相的主要 “罪状”之一。史美珩先生作《立理篇》辨析来龙去脉。济王赵竑并非太子,和理宗赵昀共为宗室子,先后被失子的宁宗并立为皇子,赵竑之为皇子比赵昀早四年。《宋史全文》中载:“济国公竑,失德弥彰,宁宗意不怿。”济王的老师真德秀劝其要“孝于慈母而敬大臣”,竟不听。宁宗驾崩后,理宗赵昀即位,真德秀给理宗进言:“……太后亲举神器以授陛下……”接着,杨太后垂帘听政,当时最高权威是太后。而济王也不是储君,作为皇子,赵昀和赵竑在太后的主持下,都可以登上皇位。天下重位,有德者居之。因而,“凝重寡言、洁修好学”的赵昀继承大统是众望所归。
 史美珩先生在《行政篇》中,运用大家所熟知的历史资料,把史弥远辅佐宁宗和理宗时期的政绩从各个角度阐述清楚,讲清史弥远作为两朝独相,的确有所建树,可歌可泣。史美珩先生不虚美,不隐恶,并不是独为史弥远歌功颂德,而是秉笔直书,实事求是,把史弥远为相期间的功过是非都作了交代,比如史弥远推行文化专制政治,制造了“江湖诗案”。史美珩先生怀着自觉的历史责任感,以客观事实为基础,以揭示真相为己任,深入到历史的表象背后,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来辨别是非,揭示出历史的本质,用充足的历史资料说明史弥远不是奸相,而是一位治国能臣。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