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散文 >

千年古城千名宗亲 千年盛会千般努力

时间:2013-04-28 19:34来源:春秋 作者:史魁生 点击:
千年古城千名宗亲 千年盛会千般努力
泉州在福建,这我在中学就知道。可为什么叫泉州?却是我第三次去泉州时想到的一个问题。我本想问问当地的一些朋友们和宗亲,但心里却没有一点这方面的情绪。因为梅约叔的妻子孔霞婶身体恢复慢,病情有所发展。回来后,上网查了一下,出现了有关泉州来历几个版本的说法。下面的这个版本算是比较全面一点的。

西汉之时,最初设置的泉州,其地在现今河北省通州附近。清刘锡信《潞城考古录》说:“按二汉及晋,雍奴、泉州各自为县(见《汉书•地理志》、《后汉书•郡国志》、《晋书•地理志》)。至北魏太平真君七年(446年)并泉州入雍奴(见《魏书•地形志》)。”这段话很明白地告诉我们,“泉州”在南北朝以前是北方的地方。这里举一件有趣的巧合。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李卓吾,一生都和名为“泉”的地名结缘。他生于福建泉州;第一次做官到河南共城,其地又名“百泉”,他就自号“百泉居士”;最后葬在河北通州,又是古名泉州。? 至隋朝开皇九年(589年),在南方的福建首次出现了“泉州”之名,但这个“泉州”是在今天的福州,而不在闽南。说一句笑话,如果把隋朝的福州人说是“泉州”人,倒符合历史事实,“泉州”的名比福州还古啦!?
    唐朝景云二年(711年),把“泉州”(福州)改名为闽州,而以原来设在现在南安的武荣州命名为泉州。这样,“泉州”这个地名才从福州移到闽南。然而,州治是在今南安丰州镇,并不在现泉州。那时的泉州市附近乃一片荒芜,坟冢垒垒。一直到唐朝开元六年(718年),经济发展,方把南安县分出东南之地,设立晋江县,把州治迁到现在的泉州市来。所以说,今泉州市是唐朝新建的城市。?
    “泉州”地名定在今泉州市以后,名称也非毫无变动,曾一度改为“清源郡”,又一度改为“平海军”。北宋太平兴国二年(977年)恢复“泉州”之名,从此沿称至今,永远固定。要是有人想举行一次泉州定名一千年的庆祝大典,前年就应该举行了(这是我引用的这篇文章作者写的,具体他是以什么时间为主?我没有细细考究)。?
    泉州为什么以泉为名?此事牵涉到山山水水的问题。泉州的主山是北郊的清源山,因有乳白的泉水从山上石窍间清冽地源源流出,故名“清源”,亦名“泉山”。州的名称即以山名而得。也许有人发问,既然隋朝称福州为泉州,难道福州也有个清源山?是的,福州也有个有泉水的山,也称泉山。明朝编《泉州府志》时,因为弄不清这种问题,出了笑话。他们把《汉书•朱买臣传》记载汉武帝命买臣南征,东越王保守泉山之事,错认这泉山是清源山,那马前泼水的朱买臣曾到闽南来。其实《汉书》的泉山指的是福州的那个泉山,和清源山无关。唐朝之所以把泉州之名从福州移来,是因为这两个地方都有泉山,都是符合山川形势的。至于泉州后来曾干脆改称“清源郡”,清源也成为泉州别名之一,都是从这山源源流出清清泉水而顾名思义的。

原来泉州有这么多的典故。更没想到的是到去年我们开千人宗亲大会时,也正是现在的泉州自唐代(718年)算起开始叫泉州已有1293年。从北宋年间恢复现在泉州名(977年)算起到去年,也有1034年。史氏宗亲千年相逢的喜事,千人共聚的喜事。这在泉州宗亲们中间直到今天仍是是一个美谈。当然,大家没有人会去查泉州也正好是1000多年的历史。今年10月5号我又到了泉州,去年的这天我在泉州参加了由泉州宗亲会召开的千人宗亲大会。转眼之间,一下一年就过去了,时间在人们长大后好象过得格外快。
今年中秋节晚上,泉州的梅约会长给我来了短信祝福节日快乐。我本来是想打电话问候他们的,却没想到还是让长辈先来了短信。我打电话给梅约叔叔。他说到,“你婶子这二天还问,好久没和生魁在电话上聊天了”。我问到婶子的病情,在电话里梅约会长低了一下声音,我请婶子听电话,问候节日后,我问她身体如何?她直接说:“不太好”。声音中听到已不是从前的那样快人快语,乐观开朗的样子。我听到后心里也很沉重,去年,梅约叔的老伴孔霞婶子得了重病,她一边吃药,一边做了大量会议前期准备工作。一个从没有做过文秘工作的人,一个学问不是很高的家庭妇女,却做起了应由好几人做的大会前期各项工作。包括编辑《史氏文化》内部刊物、排版、文件整理、装订、电话联系、外界协调和电子邮件收发等繁重的工作。而很多工作需要开支,她都是自个掏腰包,先后垫付出了七、八千元的开支。我去年会前一周先到泉州的,亲眼看到在会前几天最繁忙时候,她跑出跑进的身影。为了在会前拿到史氏旅游公司的营业执照,她先后报送材料等,跑了10多次。最后,拿到执照回到家里,人还没进门,高兴的声音早传了进来。为了印会议名片,她跑了几次,那天她简单吃了午饭就跑到外面,走500多米路到公共车站,再坐公交到印名片的地方。直到很晚拖着疲惫的身体才回来,因为,她要亲自看着制好版面。然后,落实了在我们大会召开前一天能拿到名片,才放心回到家里。尽管很累,尽管很忙,她一直保持着热情、执着、和通情达理。她说:“很多开支是没法列支的,但必须要开支。家族里大家的事,也没多少钱,开支就开支了,也是为家族的大事。”但家里的捐款又是和大家一样的捐了一次。凡是来往泉州的宗亲,都是到梅约会长家吃、住,家里仅靠着房屋出租有限的收入,面对许多需要开支的地方,她不止一次地说,如果自己家里有个公司就好办了。
大会开幕前一晚,来了一对从美国回到晋江探亲的华侨夫妇。由于会已开始,会前准备的75间房先前我们担心住不满,可后来不够住。条件好点的是主要住所——泉州明光大酒店,是新装修的房屋。结果,孔霞婶果断让出她住的秘书组房间,到家里去住。这也意味着要晚晚回去,早早起来赶到酒店招呼各地来的宗亲。也意味着她和会长更加辛苦、繁忙了。而当晚还有正大集团和厦门专门邀请来的几位总经理,只好安排住到别处。在会议期间我提醒大婶及时吃药,她说药带到了身边。
2011年10月7日下午,在明光大酒店405会务组也就是我和史野住的房间,召开了大会后的总结会议(今年这家酒店已关闭了餐厅,有时一天连一台餐饮都没有,当时的很多服务人员也都陆续离开了酒店)。参加会议的有泉州本地的15位亲友,还有我和上海的史野,会议由梅约会长主持。孔霞婶忙着和管财务的一位宗亲去计算收支总数。许多外地宗亲都已返程,宁波来的宗亲们刚刚到达家中。史野这个会后就打的自个到车站,因为作为会务组的成员他知道大家都很疲劳了。
    这天晚餐后,又有二位外地宗亲返回,孔霞婶和会长也撤回家中。8号早上吃早餐时,只有四川的美露大姐和来自美国的教授夫妇,还有我,宽大的餐厅显得有些冷落。我吃早餐后先到当地的一家保险机构讲课,然后回来退房。这时,整个的会议我算是最后打理、退房返还的外地宗亲和会议工作人员。想着前二天这里那么多的宗亲,现在,只有我自己返回广西,呵呵。我向梅约会长家打了电话告别后也来到了车站。

一年来,大家都为召开这次的千人宗亲盛会而感到高兴,感受到了全国各地已联系到的宗亲们的浓浓亲情。在台湾新竹的永法叔回到台湾后,也特意打来电话。我也多次打电话和梅约会长联系,了解其后的进展情况。在泉州建祠堂的事是在千人大会上的主要议题之一。  
 
主要是如何筹措费用的问题,因地址涉及到约5亩地,还有前面20来亩的群众的果树林,有近300多棵树木。如每棵按2000元计算,加上地面的价值总共约需300万元,若不先买下地皮和果树林,以后会增加很多的困难和开支。这也是梅约会长他们最着急的一点。我是10月5号早上到的泉州,吃早餐后与梅约会长谈了整半天。交流了一年间的很多情况,对祠堂建设提出了个人的看法和建议。中午休息了一下,下午我们又接着商谈。我也了解了梅约会长手头有他个人拥有的现在最急需的废水、废气处理技术等多项个人发明专利。在到处污染的今天这些技术却是非常急需的,但就是难以找到合适的合作机构。
孔霞婶在去年10月7号开完千人大会后,还没好好休息恢复体力,月底就应河南省平顶山市的邀请,陪梅约叔前往考察污水处项目。回来后就住院,动了一次手术,今年的4月份又动了第二次手术。二次手术令她体质受到很大影响。
做事要扎实,做人要诚实。这是我们中国人从小家里长辈会教育的,孔霞婶为了家族的事业,全力以赴,以至不顾个人身体情况,这也是一种奉献精神。也是一种中国人特有的大度、从容、和责任感。
第二天,一清早会长进到我住的房间,他说:昨晚一夜孔霞婶子很疼痛没有睡好。今天他陪孔霞婶到医院看一下,让我在家等他回来再商谈,大约8点多以后他们回来了。按照原先的提议今天召开在泉州的文化研究会负责人宗亲会,专门商谈如何筹措资金加快建设祠堂的问题。9点,是梅约会长通知大家到居委会开会的时间,他急忙打印了一些材料,我们一同前往居委会。路很近,但走起来明显看出会长很心累,有些苍白。在居委会会议室我见到了多个熟悉的宗亲,正好是分别一年后相见,大家都很高兴。近10点 先后来了12位宗亲,会长开始介绍9月22号到阳泉参加学术会议情况。介绍了在专家会上了解到的史氏的发源、迁徙等。会上,我谈到了祠堂建设筹措资金来源的问题。会长提议,为了加快建祠堂进程和各项工作,由居委会党支部委员史云辉宗亲担任泉州史氏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史云辉30多岁,是从事珍珠等旅游产品的。他对建祠堂一事有不同的见解,这次会议确定,以后一致提:“文化园”不冠以史氏祠堂名称。对内还是以家族祠堂。闽南地区重视庙宇,如果把在200公里外的九仙山永安岩供奉的史公祖师云济“活佛”,还有黄帝后裔、发明汉字的仓颉(作为史氏另一个起源),能供奉在此,会更加有吸引力,这样可以使更多的人参加进来。也能为泉州地区文化的发展起到积极作用。会上,梅约会长向各居民小组(以前叫生产队或村)征求意见,提出各组的代表,以后有大事小情可以及时通报、商量。中午饭后,会长在电脑前用手写功能打字,并将每个人的姓名、手机号、所在村写出来。我小睡了一会,起来后看到会长很认真地打着这份联络表,因为这份表要张贴出去,向居委各小组宗亲们通告。看着脸面疲惫不堪的神态,和他头上的白发我心里一阵阵感动。众人之事众人来做,可总是只有少数人勇于探索、进取。费用也是个大事如有费用还好办些。在会长忙打印表的时候,我去看望近邻的许姓在泉州辈份最高的一位83岁的老人许世林。许姓人家在泉州过5000多人,在海外也有大量的侨胞,而且在本地也有很多的大企业家。许世林老先生对梅约叔评价很高,对去年开的会也给予了很好的评价。我去就是为了增进史、许两姓的合作和交往。我返回时,许老怕我不认得路,又亲自送我出来走到居委会门口。
在我刚走不到100米,就看到梅约叔叔来找我,他说:“你婶子要我带你上山上看看”,这个山,叫赤土山,就是在离梅约叔家平台500米远,可以直接清楚地看到的那山,以后的祠堂就要建在山下。山上的鞍部,可以看到一个塔,后山有观音阁。在后山的观音阁,看到一座观音立像,有许多的大型壁画,带有纹路,色泽鲜艳夺目。一些尼姑在诵经,悠扬的声音从观音阁升起,给人一种别样的愉悦感受。
从山上回来到了晚上时分,吃饭后我又急忙去市区看望另一位老同志。在去年的大会上他给予了很多的支持,我离开泉州时也是他亲自送我到高速公路路口。在他那里我看到了一个人物介绍:周文虎,泉州永春县人。他承袭了布织画法,我们在观音阁看到的壁画就是他们这个方法画的。没想到这么一会时间,却认识了这样一件艺术。我如有进得宝山,收获颇丰之感。
第三天,10点多史云辉来电话,我们前一天约好好好谈谈。在居委会办公室,我们边泡茶边交流着各种信息。他讲了对庙宇的建设看法,我也改变了坚持以史氏祠堂为名的总体布局想法。居委会史美盾书记来到办公室,我们大家再一次长谈起来。不一会,梅约叔叔也来到会议室,我们大家畅所欲言。一家人的氛围深感在当今世态炎凉的时候,格外珍贵。
 
但是孔霞婶子的病情让人心里很沉重,在我们有次吃饭时,家里5岁的小孙子史历(美字辈),碰到了奶奶一下,痛得奶奶,大家急忙说小朋友,可奶奶慈祥地微微笑笑,没关系。由于病情深入到了骨子里,很疼痛。孔霞婶自己多次说:“这样的病到了晚期就这样”。7号中午大家一起吃饭,奶奶先慢慢下楼,小孙子急忙过来想扶奶奶,但他个头低扶不了,奶奶一手扶楼梯,一手扶着小孙子的头,奶奶和小孙慢慢走下楼梯。一幅动人的家庭和谐画面,小孙子在他长大后,会知道他在奶奶病重时,也曾关心过奶奶,做过力所能及的帮助,这也是一份可爱的孝敬。现在,小孙子每天的笑声和喊声,成为了家庭唯一的娱乐,大人们心事重重,但小孩天真活泼。稍午睡了一会,我一看到了2点多了,便向梅约叔和孔霞婶道别,但看到梅约叔那么劳累,不忍心影响他休息。一会,正好孔霞婶子出来,我说要出发了,梅约叔听到说话声也醒来了。我要他不用下楼,他坚持送我下楼,在门外,我忍住眼里的泪花,轻轻说:“叔,你要挺住啊!”他说:“知道,知道”。
这次,孔霞婶多次谈到去年的千人宗亲大会,她清晰地叫起许多外省市宗亲们的名字。她向我说起2012年9月22号在山西阳泉召开的专家会议,她支持梅约叔前往参加,她说:“那怕是用她买药的钱去那也是值得的,因为英豪一家三代5口人,亲自到了泉州参加千人大会。这多不容易呀。”她很关心祠堂建设,也很关心家族的团结和合作。她说“今后不会再有千人大会了,不会有的”,言语间对现在的一些现象流露出很多的遗憾。
我一路上在祈盼有希望发生,有寄迹出现……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追本溯源 矢志不渝

    追本溯源 矢志不渝...

  • 寻祖散记

    由于家谱编辑于大清康熙年间(1699),距今已整整310年了,未再修撰,只是各支在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