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社会 >

我的祖先咋说话?

时间:2020-09-11 19:34来源:网络 作者:原创 韩丽明 点击:
差不多每个朝代都有“官话”,每个朝代的官话大都以都城附近的方言为基础。中国古代的都城,周秦汉唐主要是在长安(西安),东汉魏晋建都洛阳,所以,长期以来黄河流域的方言便成了通行全国的语言。东晋南朝迁都建康(南京),大量北方人移居江南,不仅把宁镇

差不多每个朝代都有“官话”,每个朝代的官话大都以都城附近的方言为基础。中国古代的都城,周秦汉唐主要是在长安(西安),东汉魏晋建都洛阳,所以,长期以来黄河流域的方言便成了通行全国的语言。东晋南朝迁都建康(南京),大量北方人移居江南,不仅把宁镇一带的方言改造成为属于北方话系统的下江官话,而且洛阳方言也成为当时朝廷上的工作语言,南方士人入朝为官无不争相学之;南宋迁都临安(杭州),大批官员和士兵涌入杭州,把杭州话改造成为一种以吴语腔说北方话的特殊的方言,使杭州成为吴语区中的一个官话岛;元明清三代都以北京为都城,于是北京话又成为当官必须通晓的语言,以至于现在我们的普通话仍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语音的一种语言。

自古中原官话是主流,河南话就是典型的中原官话。以洛阳为标准音的华夏语后来成为东周通用全国的雅言。魏晋南北朝时,以洛阳读书音为标准的“通语”从中原传向北方和江左一带。

南北朝时,中原经过了“五胡乱华”的动乱时期,最后由鲜卑族建立的北魏统一了北方,他们将山西平城方言作为国语。此后平城方言很快成为中原通用语言。

宋朝因为建都开封,官话以开封话和洛阳话为标准话。人称“乡音是处不同,惟京师,天朝得其正”。及至南宋,迁都临安,因此临安雅言也成为标准音的一种。临安雅言属于吴语,至今杭州话中有很重的中原话痕迹。

元朝入主中原后,因汉化程度不高,仍以蒙古语为“官方语言”。汉化程度不高正是元朝在中原只存在了九十年的原因,但汉语还是元朝民间主要语言。

明灭元,“壹以中原雅音为正”,以南京音为基础音系,南京官话为国家标准语音。明朝北京宫廷人员,需要讲“纯粹的南京话”。

清朝入关后,他们没有以满语作为国家通用语言,而是用他们未入关之前在辽东所学会的辽东方言来当普通话。由于与原来中国的通用语变化不是很大,所以推广很快。此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普通话了。

还有专家推论:现在的北方话并不是汉代的汉语,也不是唐代的唐语和宋代的宋语,它和元代以后的官话最为接近。由于北方自汉代以来不断地有胡人南下入居塞内或入主中原,现代汉语是从汉唐时期的古代汉语经过占领汉族人中原地区的游牧民族的嘴巴后演变过来的,使得北方的华夏古音逐渐胡化变成了今天的北方话。

章太炎先生也说,所谓国语的北京话其实不过是“金鞑虏语”,予人印象深刻。他与刘半农言及国语时,即以明朝音韵,背诵了十几句文天祥的正气歌,其发音与北京话迥异,并告之:“现在的国语严格地说来,十分之几是满洲人的音韵。”

然而,大部分学者认为:满语对汉语的影响,远远小于汉语对满语的影响。北京话最多属汉满协和语,压倒多数的语汇仍然是汉语。

北京话也是很古老的,但老北京话的起源到底在哪?学界还存有很多分歧。一些学者认为北京话的底层是满语,但更多的学者赞成北京话来自辽东的观点。也有学者认为北京话的语音跟元代的中原音韵差不多,甚至有人认为北京话的起源可以推到更早的辽金时代。红学家周汝昌先生曾与作家刘一达说:“你知道吧,北京话来自山西。”

近年来广东的语言学家认为:粤语形成于晋代,所谓“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晋语”①。而在西晋发生“八王之乱”后,又出现“五胡乱华”的局面时,确实出现过北人南迁的高潮。清代学者陈灃就认为,广州音最切合隋唐音,最方便阅读古文。其著《广州音说》一书,说:“盖千余年来中原之人徙居广中,今之广音实隋唐时中原之音。”

他们因此推论:粤语曾经一度是古代汉族人的普通话,曾经在全国通用。由于躲避中原战乱或其他原因,从秦汉开始,黄河沿岸的中原人陆续向南方迁移,把河洛古语带到了原本没有汉族人居住的广东和福建地区。带去的河洛古语因此得以保存,被保存的语言即如今的粤语与闽语。

不才对此说不敢苟同。粤语佶屈聱牙,与中原语言天差地别,至今如是。即使北人南迁,由于人口比例的关系,带去的语言也只能与百越各族的语言融合,被慢慢地渗透与改造,直至面目全非。

尽管粤语保存了一些古汉语的特点,但不能说粤语就是古汉语,因为语言本身是在不断变化的。当今所有汉语方言都脱胎自古汉语,只不过走上了不同的演化道路。其实,粤语受百越语言的影响,并不少于北方话受游牧民族语言的影响。

近些年,粤人因财富、精气神见长,自诩为文化大省,极力宣扬粤语才是国语之正宗,因而鄙夷现在的北方话是经过游牧民族改造过的语言,不才对此深度质疑。《山西通志》说山西地貌:“恒山峙其北,大河绕其南,四塞襟之,五原控之”。晋语核心区域被太行山、黄河、太岳山脉和中条山脉所包围,阻挡了作为强势方言的中原官话的北上和北京官话的西进,使得晋语的语音演变更加缓慢,今天的山西人所操的晋语和几十上百年前的晋方言其实并无多大区别。

山西天远地偏、山峦起伏、沟壑纵横。外来语言对于分散的农耕社会的影响甚微。胡人毕竟稀少,胡语哪有能力去全面渗透?反之,走西口的山西人完全同化了土默特的蒙古族,使他们的语言与晋语几无区别。

南北朝时,中原经过了“五胡乱华”的动乱时期,最后由鲜卑族建立的北魏统一了北方。鲜卑族统一北方后,并没有将鲜卑语当成普通话,而是将平城方言当成国语(普通话);此后成为“国语”的平城方言很快在中原成为通用语言。至于当时的国语是一种什么样的话,现在没有流传及样本依据。

唐是晋的古名,晋语区是中国唐诗重要产区。《全唐诗》中记录的晋语区诗人作品有5000多首,占总量的十分之一。山西历史上出过许多大诗人,如白居易、柳宗元、王之涣、王维、王昌龄、王翰等。这些唐代诗人肯定不会说当今的普通话,用普通话去朗读唐代山西诗人的作品,许多韵味出不来。实际上,这些唐代大诗人当时都说晋语,因此在诗歌创作中的平仄声调,也多多少少带有今天山西方言的影子,如柳宗元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用普通话读和晋语读,韵味是完全不同的。

“平水韵”是由其刊行者刘渊的原籍江北平水(今山西临汾)而得名。平水韵依据唐人用韵情况,把汉字划分成106个韵部。直至清康熙年间,有人编《佩文韵府》时,仍遵循《平水韵》的原则,足见晋语并未受到所谓的胡化。

 

由于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加之独特的人文历史环境, 在北方话中,晋语是较为独特的一支方言。它保留了很多古老的因素,比如,它像江淮地区一样还保留了入声;此外,许多上古音、中古音仍在这里遗存,一些古代的词汇及语法至今仍在流行,堪称语言化石。

元末战乱之后,朱元璋统一天下,但是,此时的江山已是遍地疮痍,山东、河南、河北一带多是无人之地。持续十七年的元末农民战争,主战场在黄河下游、黄淮平原一带,使山东地区“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连朱元璋也不得不承认:“中原诸州,元季战争受祸最惨,积骸成丘,居民鲜少。”

靖难之役后,永乐帝迁都北京。由于连年战争,百姓死的死,华夏赤地千里,没有人烟。永乐帝随即下令,派十万人马督押,把山西的众多百姓移到人烟稀少的地区来。

通过这种方式,明初经洪洞县大槐树处迁往全国各地的移民,达百万人之多,其时间之长、规模之大、影响之深,不仅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移民史上也是罕见的。

不但长江黄河流域的华人皆为山西人之后裔,北京人多为山西人之后裔,每年来洪洞县大槐树下认祖寻根的亦不乏闽粤人士。

晋语不等于“山西方言”。晋语区东起太行山、西近贺兰山、北抵阴山、南至黄河汾渭河谷,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而山西省东北角的广灵县讲北方官话,西南部的洪洞临泽运城等二十七个县市讲中原官话,都不属于晋语区。晋语至少有155个普通话里没有的词汇。从某种意义上说晋语才是硕果仅存的古汉语!

相比人口流出,晋语区的人口流入要少得多。很少有其他方言区的人会迫于生计,迁移到这个海拔500米以上,降水量不足,土地也相对贫瘠的地区。

由于晋语吸收了太多的官话成分,尤其是语法,可以说晋语才是正宗国语。只因外界演变蜕化过甚,山西山高路远沟深,不能与时俱进,才反倒成了方言。

有人说我们山西话不好听,我不以为然。清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四朝文臣祁寯藻就是我们山西人。祁氏学识广博、享誉天下,曾作为道光、咸丰、同治三任皇帝的老师,讲经授学,世称“三代帝师”。直接导致道光、咸丰、同治皇帝满口山西话。行走庙堂之间,凭借“吾皇旺岁旺岁旺旺岁”的山西式礼词,使晋语风靡朝廷内外,一时无两。“前后鼻音不分”竟成为当时的“潮流”。

据史料记载,北魏道武帝拓跋珪自公元386年正月定都大同至孝文帝太和十九年(公元495年)南迁洛阳,大同一直是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孝文帝规定在朝廷上使用汉语,禁用鲜卑语,并称汉语为“正音”。要求“一从正音。”三十岁以上的鲜卑官吏,在朝廷上要逐步改说汉语。三十岁以下的鲜卑官吏在朝廷上要立即改说汉语。如有故意说鲜卑语的,要降爵罢官。由于孝文帝的“颁诏”,使当时的若干少数民族语言趋于一统,进而使用标准的官方语言——平城话,大同方言即为1600年前的国语。

北魏时没有电台,也没有电视。如果有电台及电视,播音员及主持人肯定是一口纯正的大同话。再展想一下,如果那时就有联合国,中国特使开会发言满口大同话;外交部发言人满口大同话;在华留学生,学的也都是大同话。国人都以争相学说大同话为荣。

直至元朝,大同仍是个文艺非常繁盛的地方,街头丝竹之声不绝于耳。不信去看看元朝的杂剧,那句台词不是大同话?

大同方言属于晋语。就全晋语来说,按当前普遍认同的说法,大同方言属于大同包头片。主要分布在山西北部和内蒙古中西部,呼和浩特方言就属于晋语。也就是说,呼市的方言搁在北魏,也属于标准的国语。如果眼下大同仍属京城,我们说呼市话的人随意到个地方就可做外教,甚至可以去外交部当汉语翻译。

其实大同话软软儿的挺好听,不信我给你举几个例子:

1、有一个后生去商店买衣裳,对服务员说:“给岗拿件带倒插儿的白不(布)散子。”售货员一想这是要衬衫,就顺手拿了一件递给他,没发现后背有点皱。

后生说:“这儿咋圪促啦?”

售货员说:“你扑拉扑拉就展了。”

“那给我拿个猴儿筋。”

“你要猴儿筋竹啥?”

“撸住好拿!”          

2、“夜儿个上街,吃了个撅圪达,扑流扑流,吃的就想起你来啦。哇哇的就给嚎开啦,贵贱想你想的扎不住,你多会还岗钱呀?”

3、有个老大同到北京下馆子:“服务员,给岗拿个烟灰钵儿。这水太拔啦,倒点滚水,拿圪达搌布。”服务员:“·¥#%¥„„%¥—”   

4、大同人参加泼水节,忽然大骂:“谁啪的?谁啪的?谁咋走不正色?”导游告诉他:“泼你是祝福你!”他说:“哎呀,您儿不知道,那个枪崩猴啪的是滚水!”

5、大同版《大话西游》“曾经有个女女,摆在岗面前,岗硬是没带要朝理她,等到岗知道没求了才想有她也不赖。如果老天再能给岗一次机会,岗会跟女女说:你跟岗哇!”

6、一个大同后生在北京念大学,假期回家后,他爹问他:小兔崽子,啥时候回来的?儿子说:昨晚……他爹过去就给了他一巴掌:重说,啥时候回来的??儿子说:夜儿个黑张……老子笑了……

7、大同人去上海商谈,对方热情招待他们,席间气氛热闹。劝菜时,作为客人,大同人非常礼貌地用“同普话”说:“你们也鸡(夹)!你们也鸡(夹)!”上海人被搞得十分尴尬,只得默默思索:“大同人咋这样啊,真是搞不懂。”

8、即便用大同话朗诵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也别有风味:

悄秘圪促的我走了

就像我悄秘圪促地来

不提溜走一片云彩

水底下的草草啊

圪囚在那儿轻轻地忽颤

不过大同人说普通话可不好听,嘴里就像含上燎炭圪渣了。

还有,土生土长的大同人,说着一口硬气的大同话,很多外地人,听了后犯愁,到底是夸呢还是骂人呢?比如:

乃逼兜呀(意思是给你警告,以后注意点,小心扇你耳光的!)

扑刀子圪呀(意思是你太着急或者是速度太快!)

菜水勒气的、少寡比哇(意思是你不要多说了,净说点没用的,别人不想听!)

没时收货(意思是你没有一点用!)

则愣玄天(意思是你性格太僵,跟毛驴似的!)

球迷信眼(意思是你不机敏,像没睡醒!)

哥们不要笑话我啊,当年有话为证:世界大同,大同世界嘛。当年平城(大同),琼楼玉宇、华灯璀璨、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那时哪有北京?那时的北京还是蛮荒之地,属于边陲,不远处的沧州就是林冲发配的地方。我想用孔乙己的口气来结束此文:哼,老子的祖上也曾经阔过,也是都城中之人!

 

 

   注①:唐·张籍有诗《永嘉行》:黄头鲜卑入洛阳,胡儿执戟升明堂。晋家天子作降虏,公卿奔走如牛羊。紫陌旌幡暗相触,家家鸡犬惊上屋。妇人出门随乱兵,夫死眼前不敢哭。九州诸侯自顾土,无人领兵来护主。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晋语。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