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特稿 >

中共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 研究发现之始访谈

时间:2009-10-24 12:22来源:山西青年报 作者:史英豪 点击:
中共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 研究发现之始访谈
 

中共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  研究发现之始访谈
 
中国共产党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这一立论是19974月,由阳泉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和阳泉有线电视台,联合拍摄的电视专题片《解放阳泉》首次公布的。
笔者近日采访了历史学者、电视片《解放阳泉》独立制片人、阳泉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秘书长史英豪先生。
杨舒涵:请问史秘书长,您和您的单位都不是专业传媒机构,为什么会投资拍摄《解放阳泉》这部电视片?
史英豪:作为历史研究人员,多年来我一直关注和研究着家乡的历史,我研究历史的著作出版,行销海内外。曾荣获阳泉市社会科学论文二等奖。还被收集到阳泉市委宣传部和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辑的《抗战中的阳泉》一书中。关于历史问题的一些独特论点,经世界各国专家认同并采纳。为此,我作为东京国际战犯法庭中国代表团代表,出席了对日本政府及战犯的世纪大审判。我制作的揭露侵华日军在阳泉市所犯罪行的《血泪屈辱怎能忘记》的展览,在日本东京靖国神社前的九段会馆展出。各国媒体争相报道,引起轰动,被我国有关部门收藏。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我国状告日本细菌战的首席代表王选说:民间在东京用展览方式,揭露侵华日军暴行这是第一次。
1997年是我市解放50周年。作为民间机构的领导,我想应该为阳泉做点什么。我想:50年前阳泉是如何解放的?这些问题,一定是大家陌生,也是非常关心的问题。我长期研究历史,拍历史题材的电视片和我本人的喜好也有关系,当年,阳泉市还没有拍过这方面的电视片。于是,我决定拍一部《解放阳泉》电视片,让人们了解阳泉的历史。
杨舒涵:那“中共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又是如何发现的?
史英豪:我清楚,拍这样的电视片,必须要站在一定的高度去鸟瞰历史,才可以拍出有一定深度的历史文献片。
在我研究历史资料的时候,一个困惑的问题出现了—毛主席在陕西被胡宗南围追的时候,阳泉就解放了,并且是永远的解放!同时,还把阳泉创建为一个市。
阳泉建市这么早,还有没有比阳泉建市更早的城市?
我带着这个问题,默默的研究和考证。
经过半年多的大量考证,全国比阳泉早解放的城市,都是接受国民党时期的政权机构。真正是中国共产党自己建立的,比阳泉市早的,只有一个政权机构,那就是内蒙古自治区,1947年5月1日建立,比阳泉早三天。为此,我还专门去呼和浩特调查,证实内蒙古只是建立省级自治区政权机构,没有建立城市。阳泉市是地市级城市,两个机构没有可比性。于是,我研究发现了一个可以让所有人都震惊的重大事实:“中国共产党亲手创建并命名了自己辉煌历史上第一个英雄的城市—阳泉市。”
我还了解到阳泉的解放,将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第一次联成一片, 军力大振,使人民解放军得以抽身,20多天后“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拉开了解放战争战略大反攻的序幕。可以这样说:解放阳泉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历史转折点。
杨舒涵:阳泉有这样的红色历史,真是让人羡慕!但是我还想问您,这么重大的发现,大家是什么反映啊?
史英豪:对于这个研究成果,我想必须是在自己的作品中公布。所以我就没有和任何人公开这个重要发现。
1997年3月25日,《解放阳泉》开拍的时候,我才将研究发现向单位员工和摄制创作人员公开,没有想到的是,没有一个人支持我,大家都激烈反对。“阳泉怎么能成为中共第一?!这怎么可能?不是开玩笑的事,没有考证的事就上,政治审查就通不过。”我知道,他们都是为电视片负责任。没有任何私心杂念。我说:“必须上。我是制片人,政审通不过,钱白花,我负责。” 因为制片人就是投资人。大家一看我这样子,没有办法,也只好由我去了。
我还特别强调,必须将胡耀邦总书记参加解放阳泉战役、共和国几十位将军参加解放阳泉、“中国共产党亲手创建并命名了自己辉煌历史上第一个英雄的城市—阳泉市。”这三项必须明确用字幕表现出来。
杨舒涵:我刚才看到《解放阳泉》电视片里的字幕是“英雄的城市—阳泉市”,为什么用“英雄城市”来表诉?
史英豪:我认为:阳泉是由数十位共和国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少将戮力同心攻克的,他们是英雄,英雄锻造的城市,不就是英雄的城市?也许我的定位不准确,但是,我当时就是那么想的。
杨舒涵:拍摄这么重大题材的电视片,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您是如何拍摄的?
史英豪:为了将《解放阳泉》拍摄成一部较有影响力的作品,我从几个方面操作:
规格问题:为了把电视片高规格的拍出来,聘请了人民解放军上将杨成武为军事顾问、聘请中共党史专家梁德忠为历史顾问、并请时任山西省省长孙文盛同志题写了片名、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赵忠祥担任解说。
质量保证:为了保证质量,特别邀请到有高端设备,技术力量强的阳泉有线电视台联合拍摄。
历史资料:为了能让大家看到50年前的阳泉,购买了大量解放阳泉时的珍贵历史图片和资料。
口述历史:为了保证历史真实再现,摄制组行程数千公里,采访了包括国家领导人在内的我军数十位亲历解放阳泉的将军、我地下党组织的领导、国民党军在阳泉的最高将领,以及当年亲历解放的市民,请他们来口述历史。研究近代史,口述历史是原则。我拒绝用“50岁的人讲诉60年前的事”,来“编导”历史。
杨舒涵:拍摄过程中,有什么花絮给我们透露一下?
史英豪:当然有啊,拍摄过程中,还真有些小故事呢;
当摄制组采访原北京军区傅崇碧司令员,敲门时,小保姆问:“找谁?”,“找首长。”小保姆回答说:“首长不在了。”不在,不在我们就在门口等,首长总要回来的!等了两个小时,一个臂带黑纱的女同志要进门。问大家:“你们有什么事?”,“找首长。”“找那位首长?”,“找傅司令员。”,“错了,隔壁才是。”,“哦!谢谢。”等大家进了傅司令员家,说到此事,一家人笑了,“你们敲的是的秦基伟将军的家门。秦基伟将军去世已一个多月,人家小保姆说,首长不在了的意思,是首长去世了。你们在门口等首长,那是永远等不到的!”一听到此,大家也笑了。
去北京配音时,我只有1400元钱了。没有办法,只好把我的手机卖了5500元,才凑了6900元。
4月29号在中央电视台,请赵忠祥配音,配音费是50分钟5000元,但赵忠祥要主持五一劳动节和五四青年节的晚会。到5月5号才能给我们配音,我一听着了急,阳泉解放是5月2号。要是5号再配音,就是出来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我把全部的钱一下子掏出来说:这是6600元,我留600元,是我们3个人的吃住和路费,其余都给你,希望你给想办法,请大家加个班,交了台里剩下的钱,给大家喝茶。人家看我是“老西”还不抠,就说:“来的人都是压价,就你多给,好了,你们买返程票吧,明天下午3点来拿你们的带。但是,你们必须配合,你按照赵忠祥的配音解说速度,今天晚上把你们片子的配音每个小段需要多长时间,几分几秒,都给标出来。明天早上拿来。不看你们的影象带配音,只有这样简化,才能挤时间配,这方法是今年在《邓小平》里第一次用,那次要的太急了,才想到这法,你们是第二次用。”我答应,没有问题,晚上我们不睡也的拿出来。
三人住一晚上就是300多元,一张回阳泉的票就120元,剩上的600元根本不够三人花,没有办法,第二天,我只好找回阳泉顺路车,把一人捎回,这样才能凑付回阳泉。
北京回来,在平定高速路下了大巴,钻铁丝网时,还挂破了我的衣服,打车回到有线电视台,身上只剩8元钱,时间是1997年5月1日凌晨1点多。阳泉有线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早就等在了机房。开始了彻夜的编辑。
杨舒涵:您刚才说到政审,电视文献记录片《解放阳泉》政审时候是什么情况?
史英豪:5月1日晚8点,阳泉市委、市政府领导:魏德卿市长、市委刘高官秘书长、市委宣传部王克恭部长、以及市广播电视局等领导,和摄制组的全体同志,在阳泉有线电视台演播室,共同审看了这部电视文献记录片《解放阳泉》。
当电视片一结束,魏德卿市长马上就扭头问身边的梁德忠老先生:“阳泉真是我党建立的第一个城市?”
其实梁老先生,就怕问这个问题,想起来真是太为难老先生了,老先生是公认的中共党史专家啊!没有经过考证,不能回答肯定。怕这次审查过不了,也不敢回答否定。他艰难地点着头:“嗯,嗯。” 当时,我就想这是他一生中一句最没有底气的回答了。
听了此话,魏市长对我说:“这么重要的事,怎不早说,明天上午,在体育馆召开庆祝阳泉解放50周年大会。要是早说,文件里就都可以印上这个重大发现了,那该多好啊!”
我说:“我研究发现的,就应该在我的作品里公布,要是在市里文件里写了,将来就不知道是谁研究发现的了。”
对这部文献记录片大家十分满意,市委、市政府领导高兴地说:“文化交流中心立了大功了。这部片,给我们的50周年锦上添花了!”魏德卿市长对电视片里的一段字幕:“解放阳泉,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一位总书记直接参与指挥作战的战役行动。”提出要加上“由后来成为”。改为:“解放阳泉,是由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一位总书记直接参与指挥作战的战役行动。”市委刘高官秘书长,宣传部王克恭部长提出了电视片中的一些修改意见,广播电视局的领导也提出字幕由黄色(因为反光)改为白色,去掉一个天空中飞着一只老鸹的镜头的修改意见。至此,政审顺利通过。
杨舒涵:《解放阳泉》电视片公开播出的时候,听说很轰动!
史英豪:是啊!政审一结束,市委、市政府就马上安排:5月2日晚上8点,在阳泉所有电视台同时播出。在阳泉宾馆专场为参加庆祝活动的老前辈演播。并且还特别安排5月2号的上午,在狮脑山的展览馆里播出,只是由于播出设备无法完成,只好作罢。
该片播出后,在我市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前来我市参加庆典的老前辈看了电视片后,也给予极高评价。阳泉市是中共第一座人民城市也通过这部片子传播开来。
为此,当年阳泉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表彰。
《解放阳泉》电视片作为阳泉市对外宣传片,还先后在山西电视台、太原电视台播出。在庆祝石家庄解放50周年时,阳泉市政府将《解放阳泉》赠与石家庄市政府。后来该片还荣获山西省记录片特等奖、阳泉市五个一工程奖。
杨舒涵:能介绍《解放阳泉》提出的“中共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后来的考证情况吗?
史英豪:1998年1月16日,梁德忠老先生由《解放阳泉》美工郭逢辉陪同,兴冲冲的来到我办公室,高兴地说:“老史,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的坚持是对的,我经过8个月的考证,阳泉真的是共产党建立的第一个人民城市。”我一听,为认真的老人所感动,时过境迁,都快一年了,大家都快把这件事忘记了,没有想到的是,老人还在天天默默地考证着。当时在场的人都为他这种严谨治学的精神感动了。我的研究发现毕竟是一家之言,能通过中共党史专家的考证,我的心也一块石头落了地。
那天,我请老人吃了中午饭,给老人买了过年的米、面、油,并亲自送老人回家。没有想到的是,那次分手竟是和老先生的永别。
说到此,又想起来一件事。拍了这么部大片,没有请大家一起吃顿饭。很怀念那淳朴的年代。
1999年底《阳泉政协委员风采录》一书和我约稿时,我又进一步讲述研究发现“中共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的过程。
2005年,9月10日,经过党史学者多年的大量研究、艰难的考证,在市委、市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下,“中共第一城” 纪念墙在狮脑山正式建成。揭彩那天,作为唯一研究发现人,我也荣幸地应邀登上主席台,出席了纪念墙揭彩仪式。并同前来出席仪式的省、市领导同桌共进了午餐。
今年,庆祝建市60周年,我作为研究发现人,担纲了《纪念阳泉建市60周年大型展览》策划人。
当市委党史研究室的同志和我进一步考证此事时,我说过一句话:“是我们党早已做出的伟大事情,我只是个研究发现者,在这一史实的长期研究考证过程中,我只是比大家意识的早了一点,动作先了一步。我市党史部门和党史工作者才是将其论证,使之得以立论的最大功臣。他们在其中做了大量具体扎实、卓有成效的工作,为之付出了最多的精力和辛苦。而阳泉市委、市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则是这一历史辉煌得以确认的坚强后盾。”
杨舒涵:谢谢史秘书长接受我的采访,我想读者看到您的介绍,应该对“中共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有个更加清晰的认识了,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史英豪:我还想强调一点,“中共创建第一城市—阳泉市”的史论得以成立,是一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的大好事。它为阳泉市的光荣革命历史增添了新的靓点,也为我市未来的发展,打造了又一张红色名片。但这一重要研究成果,是历史学者和专业党史工作者长期不懈努力、艰辛劳作、共同奋斗的结果,它凝聚了社会方方面面许多同志的心血和汗水,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而决不是那一个人能够独立完成的,这一点必须明确。
 
杨舒涵/文
文章来源:山西青年报文化周刊
2007年9月8日22版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