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社会 >

未见史书记载的史家堰战斗

时间:2008-10-09 09:25来源:春秋 作者:史若民 点击:
未见史书记载的史家堰战斗
 


   
  今日的史家祠堂虽说椽坏瓦破,老态龙钟,但它却是现代史上一起重大事件——内战爆发的见证者!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了。1946年1月12日,国共两党的停战协议签字了(注1)。遭受了多年战争之苦的中国人民,总算盼到了日思夜想的和平生活,于是欢呼雀跃,奔走相告。然而高兴了142天之后,晋南人民的和平美梦,再一次被胡宗南率领的****军队挑起的内战所打破。这是山海关内****撕毁停战协定(注2)最早的一次。 
  1946年6月4日(五月端午),也就是国共两党停战协定签字后的第143天。正是麦收大忙时节。黎明,万泉县史家堰的男女老少,都到各自的地里去割麦。突然,一声清脆的枪声从东南方向的牛家山上传来。正在窑顶地里割麦的人们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朝牛家山望去。只见牛家山西边的山腰上有密密麻麻的一队人马正在上山。马背上驮的小炮,士兵肩上扛的枪支依稀可见。正当人们怀着恐惧的心情,怀疑地注视着事态发展的时候,“嗒嗒嗒”一阵急促的机关枪声又响了起来。割麦的人们开始嘀咕起来:“今天该不是要打仗吧?”话音未落,一下子提醒了从赶麦场上请来的割麦人。他们大多是与万泉县毗邻的稷山县西村、刘和一带的百姓。当地习惯,每年麦收季节叫龙口夺食。北边的人们总要到比当地小麦早熟几天的南边去帮人割麦,赚点钱,以便在自己地里麦子熟了的时候,也有钱去请别人帮自己割麦。这一农事活动,当地人把它叫做“赶麦场”。 
  这天,我二哥从杨庄戏台的赶麦场上请来了9位割麦人。他们一听说可能要打仗,立刻扔掉手里已经割下的麦子,跳下堰头,猫着腰,顺着堰根一溜烟地往北边跑去。本村的人也顾不得收拾割下的麦子,撒腿就往家里跑。 
  一进村,我便看到我村的八路军驻军,有的已经集合起来,荷枪实弹,在王家门头作战前动员。指挥员讲完话后,愤怒的战士们高呼:打倒反动派!用战斗保卫和平!用鲜血捍卫民主!有的抬着一筐筐手榴弹,跑步向东边坡上前进,大概是想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南岭上的制高点。这时,枪声已经十分密集了。当我回家路过史家祠堂时,看到祠堂里的炊事班已空无一人。案板上还放着已经和了半截的面和切下的菜,大概是想包包子,准备过端午节。而突如其来的枪声,使战士们饭也顾不上吃一口,水也顾不上喝,就匆匆忙忙地奔向战场。就在这时,一声巨响,震得墙上的土直往下落。原来,炮弹落在距我只有近百十米处史如林家的西房北间的土炕上。土炕被炸塌,炕上的两只板箱被炸得粉碎,箱子里的衣物、布匹全都炸成了碎布丝。幸好,墙还未倒,房子没有塌下来。我赶快跑回我二哥家。过了一个多小时后,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我二哥从门缝一看,是本村驻军要借水桶往前线送水,于是便开了门,从井里绞了两桶水,那位战士挑上水,飞奔而去。这时,各种枪声、炮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团。有些胆儿大的,还上到窑顶的崖马墙后边,朝南岭战场上看。双方为争夺南岭那块高地,打得十分激烈。大概是木爻赵双成家的麦地还未收割,就被厮杀中的部队摸爬滚打,压成了一片麦草席。 
  从牛家山向史家堰南岭进攻的,是胡宗南的新三师(师长是艾子谦)所属的某团千余人。而在史家堰驻扎的,则是前一天从皇甫过来的八路军三分区五十八团的二连和五连(指导员宋维锦已在皇甫村牺牲)以及团部的部分人员。在我家驻扎的,是高排长属下的一个班,头一天发下的新军装扣子还未钉上,第二天就穿着上了战场。 
  八路军三分区共有五十五、五十六、五十八三个团。五十八团是日军投降前夕,由原十支队(杨德山队长)、四支队(吴仲六队长)、闻喜区干队、垣曲河防连、平陆河防连等合编而成。这是个乙等团,人员有1000人左右,下辖九个连队,在晋南一带进行游击活动。司令员王庸、副司令员李明儒、团长北沙、政委马骧云(芮城人)、副政委赵敬斋(芮城人)、政治处主任蒋寿鹏(河北人)、参谋长权纯(河北人)。日本投降后,胡宗南的二十七师(驻安邑)、七十二师(驻运城)和新三师(驻万泉一带)共两万余人,在美式装备的武装下,配备有装甲车、榴弹炮、六零炮、山炮、飞机等,分别从安邑、运城出发,北向分东、西两路,迂回至万泉、稷山、闻喜、夏县、安邑等五县交界地带,对活跃在稷王山周围、十里文村(包括东文、南文、西文三个行政村和二三十个自然村)、牛家山、尖尖山一带的八路军三分区的部队实行包抄(注3),企图消灭三分区的八路军。 
  史家堰距十里文村的最近处不到1里,最远处仅10里。该村有条大路直通十里文村。只要占据了牛家山和距牛家山只有1里之遥的史家堰南岭,不仅十里文村尽收眼底,而且可以控制这条大道,同时还能够监视十里文村部队的活动情况。 
   
  胡宗南派遣其新三师的部分团队千余人到牛家山、史家堰作战的主要任务,一方面是要切断八路军从十里文村经牛家山和史家堰之间这条战略要道向小淮、皇甫、四望、汉薛、乌苏一带的平原发展;另一方面就是要利用牛家山、史家堰这块战略要道上的高地,以配合从闻喜方面进攻尖尖山的****军,形成对八路军从东、西两厢夹击的态势,进而围剿和消灭万泉县东、稷王山下以十里文村为中心的八路军根据地的武装力量。史家堰战役就是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发生的。其时,五十八团的主力,由团长北沙和政委马骧云、副司令员李明儒率领,在十里文村、尖尖山下一带活动。司令员王庸率五十五、五十六团主力部队,在闻(喜)、夏(县)一带活动。史家堰驻扎的,是由五十八团政治处主任蒋寿鹏和参谋长权纯率领的该团二连(连长卫子良、副连长郭纯玉)和五连(连长华慎修),加上团部的部分人员,有300多人。 
  由于双方实力悬殊,加之一方有备而来,一方仓促应战,致使其时驻扎在史家堰的八路军三分区五十八团二连和五连在与敌人争夺南岭高地时,十分困难。即使有的班已经占据了高地的北半部,但占据南半部的敌人在牛家山顶的炮火掩护下,利用麦垄的掩护直扑过来,于是在木爻赵双成的麦地及其周围形成了拉锯战。敌人的火力远胜于我方。双方激战了四个多小时,我方在敌我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先后打退敌人十多次进攻。由于伤亡过多,姜主任先派通讯员跑步到团部调兵,继而又派人骑马到团部调兵。然而,在援兵未到之前,敌方控制了高地。从高地上撤下来的部队,大部分被压缩在南岭史子实家的苜蓿地和王文庆、史登科、史子安、史兆升、史宝通等几家的麦地里,少部分撤到疙瘩崖史天管、史发旺家的麦地里,与敌人短兵相接。战场上的伤员送不下去,后方的援兵又杳无音信。五连连长华慎修同志已经阵亡。这时,团部干事王如林命令史荣耀:“放下背包,带上指导员的文件和我(即王如林)再次到团部去调兵。”不料,他们刚往北走了三四条堰,又遇到从黑峰山方向来的敌人。一时间,前进不得,后退不能,只有靠麦垄的掩护,从一块块麦地向文村奔去。 
  为防止八路军沿鸭儿沟(西文行政村的一个自然村)山坡从十里文村方面上来增援,敌人居高临下,对鸭儿沟方向的所有羊肠小道用机枪封锁,同时,仗着人多势众以及火器的优势,对坚持在上述几块麦地里顽强抵抗的百十名八路军,施以狂轰滥炸。一时间,这几块麦地上空的各种子弹、掷弹筒射出的炸弹、手榴弹像雨点般密集。各种枪炮声、炸弹声,一直响到午后2时许才停止。致使一天没有吃饭、没有喝水,体力耗尽、弹尽粮绝的八路军战士全部壮烈牺牲在这片土地上。其中,已知姓名的有五连连长华慎修。他是灵石人,时年仅28岁。二连文化工作员张文俊、机枪手任小万(上述阵亡人员的名字为史荣耀提供)。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