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 >

江南兵马俑

时间:2011-11-09 12:58来源:全刊杂志赏析网 作者:薛家柱 点击:
江南兵马俑

 

来到被郭沫若先生誉之为“太湖气魄,西子风韵”的宁波东钱湖,在这碧水连天、波光潋滟、一望无际的浙江省最大的淡水湖畔,在上水村下庄黄梅山的苍翠山麓下,沿着山谷小径走不多远,眼前就被一幅恢宏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在如笔架、如座椅的苍翠山峦下,几十尊雄伟的石像巍然矗立,分左右两列排开,如同组成一个雄壮战阵,在严阵以待;也如同阅兵式上军容端庄的仪仗队,在迎接来自海内外的嘉宾。
  啊!这阵势太壮观了!令每一个旅游者无不啧啧称奇。到过希腊旅游观光的人,为古罗马的雕塑而赞叹不己;到过西安的人也为秦始皇陵的兵马俑而赞不绝口。但来到东钱湖畔的南宋石雕公园,你见到的是另一种艺术,内心完全是另一番心情。古希腊雕塑,见到的多是单体;秦陵兵马俑,虽阵容庞大、气势非凡,但毕竟都是泥雕,如同一个模子翻版出来,形象大致相似;可是这东钱湖畔的南宋石像,文臣武将、立马、蹲虎、跪羊,全用花岗岩雕凿,高大巍峨、栩栩如生、形象各异,成了我国古代石雕艺术的瑰宝,历经千年历史沧桑而岿然不动。看到这些东钱湖畔的南宋石雕群,笔者称它为东方的古希腊雕塑、江南“兵马俑”,我想应该是毫无愧色。
  
  一门三宰相
  
  这东钱湖畔的南宋石雕群,主要组成的是:原来矗立在南宋冀国夫人叶氏太君的墓道两旁萋萋荒草之中,是1997年公布的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现在的南宋石刻公园,是整修一新的旅游景点,已成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
  南宋冀国夫人叶氏太君的墓前,原来有南宋大理学家、文豪朱熹撰写的《祭南宋冀国夫人叶氏太君文》,介绍了墓主的生平和气节,说她有“柏舟之节,共姜媲美,俎豆之教,孟母是俪,诗书起家,世登显仕”。说她不光是孟姜,还是孟母,培养出了当上宰相的子孙。
  宁波鄞县一直流传着史氏“一门三宰相、四世两封王、五尚书、七十二进士”的美誉。史家当官的人这么多,门庭够显赫的了,简直成了宫廷公侯专业户,南宋的大官大都让姓史的人当了。
  史氏的第一任宰相,就是史浩,曾任宋孝宗的太师、右丞相、越国忠定王。他的儿子史弥远后来当了宋宁宗的右丞相兼枢密史。史弥远的侄子史嵩之,又担任了宋宁宗右丞相。
  史浩出生在北宋,年轻刚出仕,就被南迁临安的宋高宗称赞为:“浩有用才也。”后受命课教皇太子,直到皇太子登基为宋孝宗。在隆兴元年,史浩就官拜尚书右仆射。他首先提出赵鼎、李光之无罪,岳飞之久冤,应该恢复他们的官学历爵,厚禄他们的子孙,孝宗都同意,为南宋中兴起到很大的作用。
  史弥远为史浩的第三子。在宋宁宗时也当上右丞相兼枢密史。对史弥远,历史上一直有争议:评价他矫诏擅权、主和不战、并且杀害了丞相韩侂胄;但另一派意见则认为,他采取的“力戒边衅”的主和之举,在金强宋弱的形势下,不失为一种治国之策。史弥远采取“备战、备粮、选将帅、练士兵”的方针来加强国家军事实力,无疑也是一项正确的决策。当然,这也是皇帝的主意。关于用计杀害了丞相韩侂胄,也并非是有关和战之争。韩确实主张过伐金,但他大兴党禁,排斥理学,巳经引起朝野人士的不满,因此史弥远与杨皇后设计杀害韩侂胄,虽然有点儿过分,但也是宫廷权力之争的结果。
  第三代宰相史嵩之,他自幼受家族的影响,家学渊源深厚,1220年就考中进士。1233年,史弥远病故,史嵩之升任礼部侍郎。他命令孟琪出兵破金,大破蔡州。元灭金后,史嵩之令孟琪屯兵京西各州县。史嵩之主张不与元军开战,辞去职务。元灭金后,开始攻打南宋,朝廷召史嵩之还朝,任刑部尚书、右丞相。1238年,史嵩之带兵解卢州之围,再任丞相兼枢密使。他任将6年、任相9年,因贾似道专权,66岁病卒,追封为少师、鲁国公。
  史氏家族不光一门三宰相,其他尚书、御史等王侯公爵也不少,达官显贵代代相传。他们生前权位显赫,死后大都星罗棋布地归葬在东钱湖畔,墓葬群集中在上水、下水、大慈山、横街一带。因而,东钱湖石雕群,大多为南宋望族史氏墓道两侧的石象生,共有50多处,计200余件。主要有文臣、武将、石马、石虎、石羊、牌坊等。
  
  
  东钱湖南宋石雕的价值
  
  东钱湖南宋石雕群,遗存丰富,工艺精湛,填补了我国美术史、文物考古史以及雕刻艺术史这一时期的空白。它上承汉唐、下启明清,具有南宋文化的独特风格,具有重大的历史、艺术价值。
  东钱湖南宋石刻公园中的这些石雕,体积重庞大、工艺十分精湛,如同一支威武的仪仗队,护卫着地下的主人,代表南宋时期墓葬的最高规格。
  这些石刻造像,不管武将、文相,一般都高达3米左右、宽l米左右,大部分用当地梅园石雕凿而成,质地细腻,重达几吨以上。石马、石虎、石羊高达1米以上,重量1吨左右。有的出自一块石料,有的头部由一块石料,颈部用榫卯衔接,但接缝十分严丝合缝,整体组合不露破绽。无论是石翁仲的文臣、武士,或者其他造像,其总体设计的造型艺术,颇具历史的年代特征和民族特色。
石武士皆穿盔戴甲,双手握剑,威风凛凛:石文相则戴冠穿袍,宽袖博带,双手执笏,眉清目秀。
  石马背鞍系缰,昂首兀立;石虎作蹲伏状,竖耳睁目;石羊双角下卷,前肢跪倒,后肢蹲伏,温顺驯服,分别代表忠、孝、节、义。
  一组组石雕极富活力,造诣精深,为研究古代服饰、兵器、石刻艺术、风俗习惯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这座南宋石刻公园,是由当地政府于上世纪末划出地皮、拨款修建,建于上水村下庄史渐墓道的附近。公园成立后,就将零星散置在东钱湖四周山谷中的史氏墓葬石象生迁移至此。当然,除南宋史氏三宰相、五尚书之外,其他尚有明代兵部尚书金忠、户部尚书余有丁的墓葬两旁的石像生。因此这些石雕的年代也从南宋一直延续至明朝时期。
  我国的墓前石雕早在春秋、汉唐就已经具有一定的规模,但主要集中在北方的帝王陵寝、公侯将帅的墓前,如卫青、霍去病墓前的石雕。但南宋石雕,一直到东钱湖石像群发现之后,才填弥补了这一空白。虽然东钱石像群继承了北方石雕的风格,但明显有江南造型简练、细腻、柔美的艺术特点,可谓与北方石雕一脉相传,并且有新的发展。
  东钱湖石像艺术,对元、明、清的墓葬石雕无疑有很大启示作用。如南京的明孝陵以及北京的十三陵的墓葬石像生。甚至,东钱湖石像群对日本的石雕艺术也产生了巨大影响。因为南宋时,明州(宁波)是通向日本、东南亚甚至中东波斯国的主要通商口岸。来明州商埠、首都临安(杭州)的海外人士,除商人之外,还有不少僧侣。据史书记载:史嵩之等丞相当时就与日本僧侣均有不少交往。这些日本僧侣就把中国的文化、艺术带回到日本。于是,日本的石雕就向明州石雕学习,同时宁波一带的工匠也到日本传授技艺。近年,中日两国不少历史学家、考古工作者发现:日本寺庙的经幢与宁波的天童寺、阿育王寺等古寺的经幢如出一辙,连基座雕的花纹都十分相似。日本考古学家、工艺学者就到中国探流溯源,结果在东钱湖一带的南宋、元明石雕上寻到了“根”。这说明早在南宋,中日两国的工艺美术就已开始交流,南宋石雕艺术也漂洋过海在日本生根开花、发扬光大。
  
  (薛家柱 本文作者为浙江省作家协会顾问、杭州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