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纪念 >

怀念效君

时间:2009-08-05 09:46来源:春秋 作者:史朝 点击:
怀念效君

  还没有从家母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今天又听说效君突然离世,简直恍若隔世。我22日回内蒙奔丧,25号到岱海学习,期间多次收到效君的短信,希望我为他出生的女儿起名字。我心乱如麻,但是又不好拒绝,所以只随便起了两个。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悔,其实,只要认真想一下,这并不是太费事的事情。
  我与效君相识是2006年夏季,我和一松等到溧阳去办事,在市政府大楼见到一位年轻人,精神抖擞地与我们打招呼。后来我知道他是史久恒先生的儿子,叫史效君。这次见面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2006年冬季和2007年冬至我连续出席溧阳祭祖大会,每次都会看到效军忙碌的身影,主动接送全国各地的同宗。我因为特殊身份,每次都有人专门负责,但是一些外地同宗来溧阳,可以说“千年一遇”,有这样一个热心人帮助,无疑给抱着满腔热情来的宗亲一种心灵的安慰。
  2008年冬至,我再次来到溧阳侯庙,看到已经恢复的侯庙和当代第一楷书我的同学张志和书写的“汉溧阳侯史公庙墓”的题字,真是百感交集。我的支先祖史处权因做江宁县尉唐代迁徙高淳,明永乐年间又迁徙到河北任丘,可以说离开了1300年。这1300年中,几乎没有人回过溧阳。但是在我的家谱中清晰写着“明永乐元年南直应天府溧阳高淳镇”。我家祖坟两块巨大的明碑上清晰竣刻着“其先祖溧水望族”。按照家族辈分,效君还长我一辈,但是他的谦和却使我非常感动。他的父亲在我们侯庙所在地的埭头中学任教达50余年,其中教过的学生数以千计,可以说为溧阳为我们史家的教育做出了巨大贡献。效君是他唯一的儿子,在中国传统社会,应该是非常骄惯的,但是效君确自强、自立,靠自己奋斗支撑着家里的生活。
   这天晚上,效君主动到我房间与我交谈了很长时间,其主题就是向我介绍后六中学。他非常急切的说:“史教授,这所学校确实办的非常好,他的校长胡建军是我的同学,我希望你能去看一下”,随即拿出《江苏教育》给我看,我的博士同学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金生泓的文章就在首页,我心里已经有数,就答应第二天去后六。这次意外访问后六中学,可以说是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件大事(但是效君并不会想到有他的功劳)。后来胡校长寄来他写的介绍后六中学的文章,我也写了评论文章“让教育回归本真”,在2009年的《中小学校长》上相继发表。全国各地每天平均有近百人到后六中学参观。其校长胡建军同志作为江苏教育界的两位代表之一在中南海受到了胡锦涛主席的亲切接见。后六中学象一颗冉冉生起的新星,其事迹将在中国教育界产生巨大影响,但是作为为他奔走的效君,确再也看不到这一天了。
   今年上半年我因为赴日做研究,不幸将腿摔折了。效军写信和打电话希望我为他父亲的诗集写个序。因为我刚做完手术,行动非常不便,但是我想到久恒先生已经是耄耋之年,再困难也得写。我咬着牙在床上写了《老夫聊做少年狂》的序言。7月4日在溧阳久恒先生冒着酷暑来看我,我看他手里拿着三份序言,其中就有我那篇。没有想到这次竟是与效君的最后诀别。长歌当哭,我们家族失去了一位热心人,父亲失去了好儿子,嗷嗷待浦的孩子没有了父亲。人生悲哀莫过与此。“人贵有一死,但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当今世界,已无英雄可言,所以说谁重于泰山已无可能,但是说轻于鸿毛。又太轻薄。我认为:只要他做过有益于人民,有益于家族的事情,就是一个伟大的人。效君为我们家族做过许多有益的事,所以我们不应该忘记他,今天我写这篇文章,也正出于此意。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      史朝
                        2009年8月4日凌晨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