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纪念 >

祭母文 2007年2月初10

时间:2007-05-09 10:00来源:春秋 作者:史英豪 点击:
祭母文 2007年2月初10 史英豪
 
 
        祭母文 2007年2月初10  史英豪
 
母亲逝世,  服孝三载。  今祭我母, 痛断儿肠。 子女孙甥,  跪谒供堂 。 难忘恩泽,  听我传扬。  
赫赫我母,  皇裔刘氏。  名讳淑琳,  人如其名。 父亲俊业,  母张玉节。 父业泥瓦,  广厦屋房。 
龙王庙顶,  至今闪光。  医道高明,  无赏为民 。民间受惠,  至今颂扬。 姐弟五人,  四女一子。 
母为三女,  钟灵毓秀。 私塾三年,  聪为班长。 八岁日捏,   猫头二百。 姐弟莫能,  父母称奇。 
一十六岁,  嫁入我家。  家贫如洗,  与夫共勉。 十八得子,  父亲扬眉。 母亲视为,  掌上明珠。 
从此我家,  子孙绵衍。  惜我母亲,  生不逢时。 年年岁岁,  钱粮紧紧。 日日月月,  饥肠碌碌。 
为子省粮,  遍食野菜。  食大麻叶,  险把命丧。 苦难日月,  笑对时光。 只有一念,  子女荣光。 
教导子女,  学习为上。  悠悠万事,  唯此唯大。 四男三女,  嗷嗷待哺。 一到学时,  即送学堂。 
人家子女,  早把担当。  我们家庭,  具是一样。 兄弟姐妹,  孙甥男女。 二十岁后,  才出学堂。  
我父工资,  二十六元。  在外度日,  自食六元。  酒烟不沾,  全部养家。虽只二十。  是生命线。 
无可奈何,  度日如年。  家庭生计,  困境连连。 为了家庭,  为了丈夫。 母亲曾经,  沿街乞讨。 
一碗丈夫,  一碗子女。  自己不食,  饿昏大街。 为了生存,  为了子女。 农活裁缝,  厨师司药。 
天下苦楚,  无所不尝。  人间艰难,  无所畏惧。 唯一心病,  三女送人。 四十年疼,  一万天泪。  
常戒世人,  生活再苦。  即便乞讨,  不能送人。 含辛茹苦,  忍饥挨饿。 子女稍长,  又哺孙甥。 
饿己喂孙,  养羊育孙。  断腕护孙,  斩蛇饵甥。 桩桩件件,  谁能祥解。 慈祥母亲,  谁人能及。 
天道酬勤,  人间沧桑。  子女立业,  家族小康。 全家薪水,  一月数万。 此为何因,  九九归一。 
全家重儒 , 母亲力行。  鞠躬尽瘁,  呕心沥血。 我母本来,  身体强健。  饥饿劳作, 损伤太严。 
年七十六, 大不如前,  头昏眼花。  行动不便。  怕子辛苦,  自己不言。 牵牵挂挂, 子子孙孙。 
天有不公, 地也无眼。  七十九岁,  母病膏肓。  怨无名医,  恨无良药。 救我母亲。 怜母子孙。 
我母临终, 智慧如前,  子女孙甥,  循循告戒。  离家六年,  终回故院。 从容闲暇, 世人惊羡。 
回忆起来, 悔恨宛惜。  四男三女, 九孙八甥。  有谁尽孝,  十分之一。 人夸子孝, 羞愧难当。 
吾母福芒, 代代泽长。  宗册巍巍, 人人敬仰。 子孙尊崇,   功德言彰。  护佑裔孙,源远流长。  
今祭兹母, 更思严父。  三叩九拜,  奠酒焚香。 呜呼父母,  伏惟尚飨。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