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史氏春秋网!

史氏春秋网 研究史氏历史和史家族谱的专业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研究 >

关于孟津上古史氏来源的说明

时间:2014-01-29 22:37来源:春秋 作者:史龙身 点击:
一、孟津上古史氏的来源路线图 孟津上古史氏来源于偃师顾县史家湾。世系为: 仲良(真定9世,史家湾始祖)——敬——衔(2门始祖)——梃——约(梃次子)——讲——大濯——可取——自恭(真定17世,迁顾县村)——冬典(真定18世,迁孟津东关,孟津始祖)
关于孟津上古史氏来源的说明
真定28世 史龙身
 
 
 
一、孟津上古史氏的来源路线图
孟津上古史氏来源于偃师顾县史家湾。世系为:
仲良(真定9世,史家湾始祖)——敬——衔(2门始祖)——梃——约(梃次子)——讲——大濯——可取——自恭(真定17世,迁顾县村)——冬典(真定18世,迁孟津东关,孟津始祖)——明显(冬典次子)——标(明显第五子)——载忠(标长子)——皋(真定22世,载忠次子,迁上古村东古洞为上古始祖)。后来载忠第四子教亦迁入上古村西北部史家沟。
二、皋祖搬迁的复杂过程
根据我祖父的回忆,上辈人说过皋祖搬迁的曲折经历。那时候,家里很穷,而且孟津东关及附近地区经常被黄河泛滥所袭扰,房屋、庄稼地总是被淹没,每年都要“跑水”(躲避水灾)几次。皋祖决定带着孩子们到“坡上”(指上古村)去谋生计。当时皋祖已年纪大了,指挥孩子们竭力奋战,在东古洞街道北边挖了两孔土窑,还设法在山顶开了几小块荒地,开始艰难的种植生活。经常到南沟高家打短工。后来在家里又盖了几间草房。过了一段时间后,皋祖对东关的老屋依然十分留恋,还常回去居住,同时也能看管附近还没舍得卖掉的地以及地里的几棵大梨树。皋祖去世后,仍然葬在东关南边的老坟地里。皋祖是带着两个儿子永和和永生以及永和的儿子们迁入上古村的。后来永生没有后代,先于哥哥永和谢世,永和把他葬在凤凰山顶南边的地里,这是他辛苦开垦的土地。同时,把皋祖的坟也从坡下老祖坟中迁到了这里。
    永和祖带着三个孩子奋斗得不错,老大元印比两个弟弟大得多,也没有后代。永和祖和元印祖去世后,他们也和皋祖、永生祖葬在了一起。这便是凤凰山顶老祖坟的来历。里边安葬了三代人。
    元泰(娶铁炉村兰姓女为妻)和元亨(娶靳村靳姓女为妻)以农为业,发展还可以,由于人口的增加,弟兄俩协商分家,院子的中间砌起一道墙。这就是老家为什么那么窄的原因。后来,元泰的儿子金仓(娶下古村韩姓女为妻)生了4个儿子2个女儿,家里就更拥挤了。家里穷,没有床。窑里睡的是土炕,草房里睡的是地铺。以后自己打了一张简易床,弟兄们争着睡在床上,晚上老四迷迷糊糊摸下来,还以为是睡在平地上,结果头朝下扎在地上,头上碰了个很大的疙瘩。他是我的四祖父(1893年生),他的疙瘩终生都挂在头上。他们长大后,相继徙出。老大叫方(家谱上叫君铭),搬到老宅西边(隔一家)住;老三叫福祥(家谱上叫君胪)搬到南沟住,老四叫福聚(家谱上叫君阁)搬到东沟住,老二叫银方(字云亭,家谱上叫君凤)留居老宅(西部)。大女儿嫁到西蔡庄,二女儿嫁到丁门口马家。
    元亨(娶本村靳姓女为妻)也生了4个儿子,老二福定,又名云卿(家谱里叫君嵩)搬到老宅对面的西边住下,老三振卿(家谱里叫君秋)搬到街东头借王西水的空窑院住下,老四君林不知去向,老大君高留居老宅(东部)。
    老宅东院一直到1964年还基本是窑洞加草房,后来把侧屋进行翻新改造。西院是爷爷(银方)在1935年的时候就换了瓦房,不久被刀客(土匪)烧毁,又重新建造;1944年又让日本鬼子烧了一次;1945年底又恢复瓦房,向西边邻居李应西家扩展了20厘米的宽度,把中间的伙房加高成两层,最后把前边的临街屋也升高了许多。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弟弟京品要改造老宅,将老宅的东西两部合并,盖了个三层楼房,后边的窑洞全部拆除,直抵宁土的院子。从此老宅又回归统一。住在东院的二哥(龙章)一家重新增划了宅基地搬到了南场居住。
    实际上,一直到我这一代,对东关老家的文化环境仍有不少记忆。小时候我跟着爷爷(银方)每年都到坡下老坟去上坟,直到1960年族人商量不再去上坟为止。最后是在1954年左右才把坡下的梨树挖掉,除了当作木材卖去的以外,还做了两个大案板,一个给我的五爷君嵩家使用,一个留给我家。直到1989年我的家里发生火灾,那个案板还在使用。那是从东关老家带来的唯一有文化联系的物品。
三、坟地的分布
由于山顶的老祖坟的坟地面积很小,不足1分,而元泰、元亨的后人又很多,所以必须另外寻找坟地。元泰及其子金仓等去世后葬在宁疙瘩村南的号称“青年队”地的南边一块地里。这快地是祖上留给我祖父的。“青年队”地在合作化前一半是我家的,一半是伯父(明道)家的。我小时候上坟,这块坟地里葬的人已经增加了很多,有大祖父、我的祖母(大脚奶)、三祖父等。现在,属于这一支人在去世后都在这里安葬,坟头增加了许多。由于上古村和刘坡村“换地”,当时的主持人把这个坟地换给了刘坡村。结果坟头全部平掉,每年上坟时重新拢起(象征性的,很小),事后又被耕种人平去。有时候还发生小的摩擦。
元亨及其子金库去世后葬在山南的大地里。以后,凡属于老宅东院这一支人在去世后都安葬在这里。只有一个例外,就是君高的儿子庆(家谱上叫进励,我们的大伯父)葬在凤凰山山头东北边刘坡的地里(原是大伯父的土地),后来修高速公路,又迁到山头的西北边的下头。
四、关于教祖的迁徙路线问题
据祖父的回忆,教祖是在皋祖的说服下晚一些时候迁入上古的。后来教祖在县城一个亲戚的帮助下做起了生意,挣了钱又回到上古买地(当时好点的地是60块钱一亩),如此循环发展了几代人,到1948年解放前夕,在上古的地有数百亩,在西安等地还有自己的生意。他们的祖坟在另一个地方。由于贫富差距太大,住的也比较远,所以与皋祖的后代来往不多。详细情况有待于深入的调查。
                                             2013,6,6.洛阳
(责任编辑:春秋)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